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 妻是剁手族

妻是剁手族

时间:2017-08-29 作者:未详 点击:

  近来流行这样一句话: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而淘宝网老总马云的背后,则有成千上万的败家娘们。这其中,就包括大林的老婆祁倩。祁倩小时候练过钢琴,如今是速录师,双手翻飞如蝶穿花,看她工作,绝对赏心悦目。而一打开购物网站,对大林来说,赏心悦目就变成了挖心割肝——下单如下雨,心疼啊!
  
  虽说心疼得直咬牙,可每次结算付款,大林都会扮出感动状道一声“谢谢媳妇想着我”。能不谢吗?祁倩素来讲究公平,至少在数量上。比如,她给自己买两条裙子,必会给大林捎上两双袜子。够意思吧?尽管如此,祁倩还是发觉出了一丝不对劲:这天,老公躲进卫生间,偷偷摸摸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满脸苦大仇深地痛诉她是剁手一族,得想法子让她改掉疯狂网购的恶习。
  
  斜视着老公的鬼祟举动,祁倩暗暗较起了劲:大林啊大林,身为土生土长的东北爷们,本该直爽大度,嘎嘣儿溜丢脆,你咋也在背后搞小动作?行,我倒要瞧瞧你能整出啥幺蛾子!
  
  一转眼,周末到了。吃过早饭,大林声称有事,匆匆出了门。瞅着他走远,祁倩心说,不是有事,是有戏要演吧?果不其然,临近中午,蹩脚的演员终于登场了——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了男人的动静:“祁倩在家吗?快件。”
  
  开门望去,是个陌生小伙子,身材结实,相貌也不赖。祁倩笑盈盈搭茬:“爬楼累了吧?要不要进屋喝杯水?”
  
  “谢谢,我还真有点口渴。”快递员递上快件,抬腿跨进了屋。就在祁倩低头查看邮寄地址的当儿,快递员冷不丁出手反锁房门,恶狠狠发出了警告:“别喊别叫,乖乖听话,老子只要钱,不要命!”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祁倩不仅没慌没害怕,若非双手抱着件儿腾不出空,她还会鼓掌叫好:嗨,帅哥,你是科班出身吧?演技不赖!
  
  之所以这么想,原因很简单,最近几天,祁倩压根没下单。快递员送货上门,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老公使的损招,意在让她吸取教训,远离网购。念及此,祁倩强忍着乐,嗔怪道:“你能不能温柔点?有啥事,咱坐下说。”
  
  “少废话,赶紧拿钱!”快递员凶相毕露,说他已盯了祁倩很长时间,观察到送快件的穿梭不停,多如走马灯,这足以证明祁倩不是二奶便是小三,不差钱儿。居家过日子的良家妇女,哪会如此败家?抢你们这样的女人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听着快递员慷慨激昂的说教,祁倩“噗嗤”一声笑弯了腰。
  
  “有啥好笑的?钱呢?”快递员显然有些心虚,催问。
  
  “帅哥,你猜对了,我真是小三。可我老公,唉,除了有钱,啥都没有,十足的废物一个。你明白我说的废物是啥意思吧?”祁倩将大林骂了个天翻地覆,随后幽幽叹口气,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你真的只想要钱,不要点……别的?”
  
  说这些时,祁倩的表情和语气拿捏得极其到位,冒牌快递员渐渐方寸大乱。趁着冒牌快递员魂不守舍的时候,祁倩已迅速捆住对方的手脚,并把大林的臭袜子塞进了他的嘴巴。
  
  “朋友妻,不可欺!你是大林的哥们,竟敢对我想入非非,你也太王八蛋了吧?还有大林,只有猪脑子才能琢磨出这等馊主意!”祁倩连骂带踢,又抓又挠,冒牌快递员拼力扭动身子,骨碌碌滚进了床下。祁倩正欲穷追猛打,敲门声又响了。
  
  一定是大林掐着点回来,想收拾残局。哼,还是让我先收拾你,削你个惨不忍睹再说。祁倩活动活动手腕,得意洋洋地走出卧室拽开了门板。
  
  出现在面前的并非老公大林,而是个扣着鸭舌帽的年轻男子。
  
  “你找谁?”祁倩问。年轻男子探头快速扫了眼屋内,说:“我是送快递的,请签收。”
  
  怎么又来一个?祁倩不由得心生纳闷,迟迟疑疑地去接快件。哪成想,鸭舌帽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箭步冲进了门。见此阵势,祁倩慌了神:“你、你想干啥?”
  
  “别怕,我不是坏人。我姓孙,是搞收藏的。”鸭舌帽把祁倩按坐在沙发上,笑容可掬地做完自我介绍,嗓音陡然一沉,“你知道我最喜欢收藏啥吗?”
  
  “啥?”祁倩胆突突地问。鸭舌帽捉起她的手,动情说道:“就是它。啧啧,太美了——”
  
  祁倩一听,顿如触电般弹跳而起,扬手掴了鸭舌帽一记耳光:“死变态,你也是大林找来演戏的吧?快滚。再不滚,我可要报警了!”
  
  这个嘴巴子,祁倩使足了劲,直抽得鸭舌帽晕头转向,帽子也飞了出去,露出了一颗寸草不生的光头。脑门正中,顶着两道呈×状的刀疤。恰是这两道赫然入目的特殊疤痕,登时吓得祁倩花容变色,踉跄倒退了几步。
  
  鸭舌帽并非老公大林找来的,他是个疯子,精神病患者!
  
  几个月前,电视台曾报道过一则新闻,说本市有个女子网购成瘾,是彻头彻尾的“剁手族”。每月工资一到手,她便穿行于各大网店,疯狂“扫荡”,以致家中积货成堆,有很多快件甚至都没打开过。她的老公,也便是眼下闯入家门的鸭舌帽屡次相劝,均无成效,继而升级为吵架、动手,天天闹得鸡飞狗跳家无宁日。后来,女子以家暴为由提出离婚,分道扬镳,还打掉了腹中胎儿。连遭打击的鸭舌帽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先是吵吵着要自杀,砍了自己两刀,后又揣上把小斧头,扬言要剁掉女子的手。有一次,两人狭路相逢,幸亏路人相助,家人及时赶来,才没酿成血案。当时,采访记者给了鸭舌帽一个正面特写,脑门上的疤痕格外醒目。看这则新闻时,大林还别有意味地大发感慨:无节制的网购害人不浅啊!祁倩气鼓鼓地瞪着他,哼道,你是不是也想剁我的手?你要有这种想法,我这就给你拿菜刀去!
  
  万万想不到,鸭舌帽也找上了门。精神病患者行凶,可不负刑责。祁倩愈发惊恐,慌忙抓起电话拨出了报警号码:“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啊。我家里来了个精神病,就是那个要剁手的疯子——”
  
  “喂,你别乱说,我不是精神病,也不是疯子,我叫黑旋风李逵。”鸭舌帽阴测测一笑,掏出了别在腰间的小斧头,“我最看不惯你们这帮败家娘们,我要替天行道,剁了你们的手!”
  
  狠话脱口,逃生的机会来了——卧室内,突然传出“噗”的一声响。
  
  是冒牌快递员,想必他用舌头硬顶出了臭袜子。鸭舌帽听得真真切切,扔下祁倩奔了进去。
  
  嘿,床底下露出两只捆绑得结结实实、抖如筛糠的脚。鸭舌帽许是觉得好玩,弯腰薅住冒牌快递员的双腿,硬生生扯了出来。而这当口,祁倩已报完警,哆哆嗦嗦要往门外跑,却听冒牌快递员杀猪般嚎叫起来:“救命哇。赵大哥,求你饶了我吧,咱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家什啊!”
  
  自号“黑旋风李逵”的疯子,原来姓赵。听得出,他们俩是老相识。再者,冒牌快递员是老公大林请来演戏的,不管他有多混蛋,万一血洒卧室,今后还咋住?惴惴地想着,祁倩壮胆靠了过去。伸头一瞅,祁倩的那颗心又悬到了嗓子眼。
  
  “你勾搭我老婆,我要是饶了你,那我还是男人吗?”鸭舌帽骑在冒牌快递员的身上,高高抡起了小斧头。
  
  这要劈下去,脑袋非开瓢不可!祁倩顾不上多想,顺手抄起花瓶砸向鸭舌帽的光头。“咣”,重击之下,鸭舌帽身子一晃,软塌塌地趴在了冒牌快递员的身上,小斧头也脱手落了地。
  
  “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冒牌快递员骇得几近魂飞魄散,裤子尿得呱呱湿,“我发誓,今后再也不来骚扰你。我抢的钱,也全都给你。”
  
  祁倩不由得心生疑惑:“你不是大林的哥们?”冒牌快递员回道:“大林是谁?我不认识。求你快松开我。他要醒了,我俩都得完蛋。快点啊。”
  
  祁倩听罢,当即惊出一身冷汗。敢情,这两个家伙,一个是假冒快递员的抢劫犯,一个是疯子!
  
  不一会儿工夫,警察到了,大林也回来了。至此,祁倩总算弄懂了个中原委:冒牌快递员此前确实在快递公司上过几个月班,但他为人不务正业,嫌派件太辛苦,便心生邪念,暗中搜集了一批所谓“剁手族”的个人信息,打算辞职后实施登门抢劫。祁倩该庆幸的是,她是名单上的第一人,因为冒牌快递员“业务不熟练”,才会被她反过来制服。至于鸭舌帽“黑旋风李逵”,曾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过一阵子,病况稍有好转。可接回家没几天,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警察问他,这些日子都去了哪儿,在干什么?鸭舌帽摆出一副江湖侠客的范儿,义正词严地回道,我离婚,是因为老婆太能买东西、太败家。为了避免更多的男人步我后尘,避免妻离子散的悲剧继续上演,我要舍己为人,剁了她们的手。说着,还狠狠瞥了祁倩一眼。警察又问,那你为何要剁冒牌快递员?鸭舌帽的眼底瞬间恨意升腾:我和老婆分手,都是他害的。他天天给我老婆送件,勾勾搭搭没安好心。我不剁他剁谁?
  
  听完鸭舌帽的说法,回想着与冒牌快递员的周旋,祁倩满心都是后怕:“他们脚前脚后来我家,也太巧了吧?”
  
  大林接茬道:“幸亏赶巧凑到了一块儿,不然,后果难料。还有,你也不会赚到这么一大笔意外之财。”
  
  没错,祁倩赚大了。鸭舌帽失踪,家人重金寻人,现在这笔钱是铁定要进祁倩口袋了。可钱再多,也没命重要。祁倩捂着怦怦狂跳的心口嚷道:“你少跟我幸灾乐祸说风凉话。要不是你背后搞小动作,我也不会给他们开门!说,你的阴谋是啥?”
  
  质问入耳,大林这才回过味,三步并作两步冲下了楼。等他再次返回,身边多了个救兵——祁倩的母亲,大林的丈母娘。
  
  这,便是大林的计划。丈母娘平素节俭持家,最反对乱花钱。有她坐镇,监督,定能让祁倩有所收敛。
  
  这天下午,大林下了班一跨进家门,就瞄见祁倩母女围在电脑前叽叽喳喳,兴奋不已。祁倩说:“妈,这件法兰绒家居服,你穿上肯定好看。”
  
  丈母娘乐滋滋地说:“买!快下单。刚才我相中的毛衣、鞋,都买。对了,你爸爱喝茶,再买套茶具!”
  
  唉,丈母娘被同化,又一个“剁手族”诞生了。大林顿觉哭笑不得。好在,祁倩下完单后回过了头:“老公,我花的是奖金。你放心,今后购物,我有节制,不再胡乱买。哦,我买了双长筒靴,也给你带了一双。”
  
  老婆真好,啥时都想着我。大林凑上前一瞧,嘿,他那一双,是鞋垫。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