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 “打拳”局长

“打拳”局长

时间:2017-08-26 作者:未详 点击:

  1
  
  在这座小城里,大多数百姓都知道梁局长的大名。实权单位的一把手的位置,他稳坐了五年。梁局长有个绰号,叫“打拳局长”,源于他陪领导打拳的往事。
  
  当时的梁局长,应该叫小梁,大学毕业之后进单位端上了铁饭碗。单位领导祖籍在武术之乡,每天清早徒步上山,在山顶打一套短拳后再来单位上班。同事说起这事,都是呵呵一笑,小梁却上了心。他家离那座小山很远,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走到山脚下时“碰巧”遇到领导,两人结伴爬山。换了一般人,和领导走在一起活像锯了嘴的葫芦,只会赔笑不知道聊什么,小梁却能察言观色,妙语连珠。从此每天领导上山下山的路也不寂寞了,一套拳法教给小梁,小梁学得用心,领导看得高兴。加上小梁工作努力,群众关系良好,几年后,小梁成了科长,一步步成为处长,五十岁时,在众人嫉妒的眼光中升任为局长。下属常私底下议论“这个局长位置是打拳打出来的”。
  
  梁局长官声也不错,大家都说他办了几件实事,又不贪财好色。梁局长心里最明白,那并非觉悟高,全因为他胆量小。他对老伴说过实话:“看着人家送来美女、人民币,我免不了心动,可是琢磨来琢磨去,年轻美女不可能像自家老婆一样真心和我过日子,自己走到这个位置不容易,再想到有人为了大把捞钱栽进了监狱,胆子就大不起来了。”
  
  日子久了,有人知道梁局长胃口小,便送来烟酒、购物卡、代金券等“意思意思”,梁局长欣然笑纳,和别人一次几万、十几万地贪污受贿比,这算得了啥呢。几年前,对梁局长有知遇之恩的领导病故,梁局长仍然坚持早上爬山打拳,站在山上觉得自己一辈子算混得不错,赶退休前再抱个外孙,就全乎了。
  
  2
  
  梁局长膝下只有一女,名叫梁丽影,生得身材单弱,相貌也不出众,左手腕还有点“问题”。
  
  梁丽影5岁那年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倒,后车轮从左手腕碾了过去,送到医院,医生说腕关节骨裂,要打三个月石膏。当时梁科长在外地学习,亲戚里有个人懂点中医,说不用打石膏,外敷中药就能好。媳妇怕丽影打石膏受罪,自作主张听了“神医”的话。梁科长一个月之后回到家里才得知此事,大骂媳妇糊涂,等带着丽影到医院打石膏时,医生说晚啦,伤处关节愈合了,却错位了。虽然丽影左手功能不受影响,但当手臂垂下时,手腕是外翻的,不太好看。
  
  丽影生性温柔胆小,学业也平平。大学毕业后,梁局长将她安排进本地最大的医院,在图书室管理资料。同僚不解,以梁局长的能力,女儿怎么才做了图书管理员呢?梁局长笑着说:“女儿嘛,简简单单、平平安安就行了。”
  
  丽影上班几个月后,梁局长为她张罗对象,条件只有两个:人品好、脾气好。医院的张副院长上门做媒:“今年医院招了几个研究生,其中有个叫宋晓峰的小伙子最爱钻研业务,常跑到图书室看书、借书,丽影应该对他有印象。宋晓峰这孩子样样都不错,就是家里条件差些,和局长家不般配。”
  
  梁局长笑着说:“只要小伙子人好,我就放心啦,我要把闺女嫁给一个知道疼她的人。”
  
  丽影回家后,梁局长问起宋晓峰,见丽影红了脸低头不说话,心里便有了底。张副院长受梁局长之托,问问宋晓峰的意思。宋晓峰犹豫,说高攀不上。张副院长说:“梁局长没打算与富贵之家结亲,不在乎你家条件,梁丽影性子温和,一点儿大小姐的脾气也没有。这样的婚事哪找去?”宋晓峰轻轻地叹了口气,点点头。
  
  梁局长和老伴见了宋晓峰,小伙子文质彬彬,轻言细语,左看右看都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丽影看宋晓峰的眼神里满满都是爱意。宋晓峰陪梁局长爬了几次山,老伴私下对梁局长说:“晓峰看起来有点文弱,你把打拳的功夫教给他,也能强身健体。”
  
  梁局长瞪了老伴一眼:“头发长见识短!丽影性情柔弱,女婿不会拳脚才好呢。”
  
  前几年梁局长把家里一套老房子卖了,挑选了一处房产付了首付,房子交工后一直没人住,正好做新房。他没要宋家一分彩礼,把丽影嫁给了宋晓峰。
  
  婚后小两口有时去梁局长家吃晚饭,宋晓峰还像结婚前一样斯文有礼,但梁局长总觉得小两口之间很生分,宋晓峰看丽影的眼神淡淡的冷冷的,不像新婚丈夫。梁局长和老伴说起,老伴笑他多心:“过日子是细水长流,哪有那么多蜜里调油。一个屋檐下过上几年,自然就有感情了。咱倆还不是这么过来的?”梁局长担心小两口工资不够开销,经常把礼品券、购物卡交给女儿女婿,让他们随便花,千万别为了钱闹别扭。
  
  过了几个月,梁局长发现女儿闷闷不乐,心事重重。老伴私底下问她和宋晓峰过得咋样,女儿总是笑着说挺好,笑得很勉强,问得多了,女儿回来的也少了。梁局长和老伴心里没了底。
  
  3
  
  一个周末,宋晓峰在医院加班,丽影回来看梁局长和老伴。梁局长拿出一叠温泉票,让老伴带着丽影去泡温泉,丽影支支吾吾说不想去。老伴正在兴头上:“你没结婚那会儿不是最喜欢去吗?陪妈去一趟。”老伴三两下换了衣服,拽着丽影就要出门,丽影只顾缩手往回挣。
  
  只听老伴“啊”一声,梁局长抬头一看,刚才丽影的上衣下摆被老伴拽起来了,露出的腰上血痕累累。老伴急了,再把衣服一撩,丽影的背上遍布青紫淤痕,还肿起来好几条。
  
  梁局长也愣住了。
  
  丽影站着一动不动,眼泪一颗颗流过脸颊,掉到了地板上。
  
  老伴的手直哆嗦:“丽影,谁打的?”
  
  梁局长让丽影坐到沙发上,问她:“是宋晓峰吧?”
  
  丽影哽咽着说:“刚结婚那一个月还好。后来不知为啥,不和我说话了,工资一分也不给家里,晚上不回家过夜。有时回家一趟,拖把、擀面杖……抄起家伙就打,我不敢问他为啥打我。他打时不许我哭,专打在衣服盖住的地方……我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他这样对我,我和他过不下去了。”
  
  老伴气怒交加地说:“不回家过夜,还打人,这是外面有人啦,我找他算账去!”
  
  梁局长止住了老伴:“闺女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受罪,咱们先暗地里打听情况。丽影你怎么不早告诉爸妈呢?”
  
  丽影低下了头:“以前我幻想他能改,还有,我怕你们知道了难受。”
  
  梁局长听了,心像被刀子扎了一下。
  
  第二天梁局长安排司机小李,在宋晓峰下班后悄悄跟着他。夜里小李敲开了梁局长的家门,告诉梁局长和老伴,宋晓峰一下班就去了一个住宅小区,走到一个单元口上了楼,不一会儿和一个美女一起下楼,两人神态亲密,有说有笑地去了小区外的餐厅吃饭,饭后一起回到美女的住处。
  
  老伴气得说不出话来。梁局长脸色铁青,问小李:“这女人什么来历?”
  
  小李说:“局长,这人叫苏倩,我一个朋友和她住在一栋楼,苏倩父母家也住在这个小区。我刚和朋友打听了,苏倩和宋晓峰高中开始谈了好几年对象,大学毕业时苏倩父母不同意,嫌弃宋晓峰家里没钱,让苏倩跟宋晓峰分了手。几个月后苏倩办了婚礼,新郎是个老板,年轻又有钱,苏倩父母逢人便显摆。谁知道老板把苏倩娶过门,过了一个多月把她送回娘家了,说性格不合,婚前送的珠宝首饰一件也不许她带回娘家。”
  
  梁局长“啊”了一声,问:“这么说,是离婚了?”
  
  小李摇摇头说:“不是离婚!老板当时说先办婚礼,后领结婚证,结婚证一直没有领啊。这事一传开整个小区都知道苏倩一家了,说他们没钓到金龟婿,反而被耍弄了。这半年来苏倩父母又和邻居说,说……宋晓峰现在有房有存款,早就和妻子分居了,和苏倩租了房子另住,不久就结婚……”小李看着梁局长的脸色,吓得闭上了嘴。
  
  小李走后,梁局长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4
  
  天刚蒙蒙亮,梁局长来到苏倩楼下,打了宋晓峰的电话。宋晓峰从楼下走下来,见到梁局长,面不改色叫了一声“爸”。
  
  梁局长冷冷地看着他,问:“你和丽影交往、结婚,是因为苏倩和你分手了吧?”
  
  宋晓峰点点头。
  
  梁局长又问道:“后来苏倩被送回娘家,你和她旧情复燃,那会儿你和丽影刚结婚一个月吧?”
  
  宋晓峰又点点头。
  
  梁局长只觉得血往头上涌,一拳把宋晓峰打倒在地:“既然想和苏倩过,问什么不和丽影离婚?”
  
  宋晓峰站起来,满不在乎笑笑:“我打她,不理她,是想让她受不了,主动和我离婚嘛,我做梦都想离婚。”
  
  梁局长一把揪住宋晓峰的衣领:“走吧,民政局上班后你和丽影办离婚手续。”
  
  宋晓峰挣脱了梁局长的手,说:“不急,我早把协议准备好了。”说完,便从钱包的夹层里拿出了一张“离婚协议书”递了过来。
  
  梁局长看了看,其中一条写着“家庭存款20万都归男方”。
  
  梁局长正要撕碎协议书,宋晓峰一把抢过,说:“我知道结婚不满一年,没有多少存款,可是你的存款正好是这个数。还有,婚房要过户给我作为补偿。”
  
  梁局长一字一顿地说:“你婚后出轨,家庭暴力,还想索要补偿?婚房是几年前买的,写的是我的名字,我的存款和你有一点关系吗?”
  
  宋晓峰冷笑道:“可是如果你不把这两样给我,我就去举报你,你不但当不成官,还得进监狱。”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随便翻到一页,举到梁局长面前,梁局长看到上面写着:“购物卡十张,价值1000,1月3日,李老板送。”顿时觉得眼前一黑。
  
  宋晓峰将小本子放回口袋,说:“好歹我当了您一年的女婿,去您那蹭饭时多少也听到了一些情况,别人来您家送礼我还碰上了几回呢,都记在本子上了。您给我们的购物卡、礼品券我一张也舍不得花,留着做证据呢。我知道您不贪大钱,可是小钱不也是贪吗?估计这几年您收的东西也够判刑的了。”
  
  宋晓峰说完上了楼,走了两步,回头对梁局长说:“您还是散财免灾吧。别怪我心狠,我只想要钱,如果不是因为钱,苏倩父母不会让苏倩和我分手,苏倩不会被那个王八蛋骗婚,我也不会娶一个手残疾的女人。”
  
  梁局长看着宋晓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忽然觉得手心很疼,原来拳头攥得太紧,手心一排深深的红印。
  
  5
  
  一天下来梁局长太阳穴疼得厉害,好容易挨到下班,回到家里,丽影也在,走过来问:“爸,宋晓峰同意离婚吗?”
  
  梁局长不忍告诉她,想了一想,应该让她知道真相,就把宋晓峰的话原原本本转述了一遍。
  
  老伴和丽影听完呆住了。
  
  过了一会儿,丽影打破了沉默:“爸妈一辈子只有20万的积蓄,是你们的养老钱。婚房的首付,是你们卖掉了爷爷留下的小房子的钱,房子和钱不能给他。”
  
  老伴说:“把柄在宋晓峰手里,如果他举报你爸……”
  
  丽影想了一会儿,说:“现在我不提离婚的事,拖上几个月,宋晓峰急着离婚,就能少要你们一笔钱。我回家了。”说完就要出门。
  
  老伴急忙拉住她,说:“宋晓峰下手那么狠,你不能回去!”
  
  丽影苦笑着说:“只是一点皮外伤。他今天给我打电话了,我如果躲着不回家,他就把我的东西从婚房里扔出来,把房子租出去。”
  
  老伴拦不住,眼看着丽影走了,哭道:“老头子,怎么办?”
  
  梁局长长叹一声,说:“我这一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难事。祸福无门,唯人自召。若不是贪念小利,我不会被他这样要挟。”
  
  6
  
  丽影回家后,每天给梁局长打电话說一切都好,梁局长和老伴在家里却相顾无言,心里像压了块石头。第三天傍晚,梁局长总觉得心神不安,拨打丽影的手机,一直没有接听,老伴有点慌了:“老头子,那畜生不会又……”
  
  梁局长拉着老伴出了门,直奔丽影家里。
  
  到了门外,梁局长和老伴敲门,没有回应,越发不安,便掏出钥匙开了门。家里一片狼藉,丽影脸色苍白,晕倒在地上,左手腕肿得像碗口一样,铁艺台灯架倒在一边。
  
  梁局长和老伴慌忙把丽影扶起来,拨打了120。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梁局长丽影身上很多外伤,最严重的是左手腕的骨裂。
  
  丽影醒来后,看见病床边的梁局长和老伴,用微弱的声音说:“爸妈,你们不要着急,手腕上的伤是我自己用台灯架打的……”
  
  “什么?!”梁局长和老伴大吃一惊。
  
  丽影扭过头,小声说:“他下班回家打了我一顿就走了,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受不了了,想和他离婚又怕他要挟爸爸,想死又舍不得爸妈,我知道家暴致人轻伤是要判刑的,所以……我用台灯架砸了自己的手腕,一疼就晕过去了。手腕骨折的话,我就说是他打的,只求他和我离婚,放过爸爸。”
  
  老伴抚摸着丽影的左手腕,眼泪掉了下来:“这里原来就受过伤,你怎么下得去手呢!”
  
  梁局长呆立在一旁,想到女儿生性胆小,为了保住婚房,保住他的官位,竟狠心自残。收下那些购物卡、代金券、烟酒的时候,他从没想到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是要女儿承担的……
  
  医生来查房,丽影焦急地问道:“大夫,我的手腕骨折了吗,达到轻伤了吗?”
  
  医生说:“是骨裂,介于轻伤和轻微伤之间。你的手腕以前受过伤,这次骨裂的话,手腕正常功能很可能受影响。”
  
  梁局长走过去,说:“丽影,好好养伤,这些事以后不要想了。爸爸回家给你做好饭带过来,让你妈在这陪你。”
  
  梁局长走出病房后,老伴追出来,悄悄对他说:“房产证和存折都在书房抽屉里。你明天都给他吧,丽影再不和他离婚,就跟抱着元宝跳井没啥两样。”梁局长点点头离开了。
  
  7
  
  第二天一早,梁局长上山打拳,面色如往常一样沉静如水。旁边晨练的人发现梁局长这天有点不一样,一套短拳反复打了很多遍,双拳起、落、进、退分外凝重,眼神里少了往日的凛凛威仪,多了愤怒和愧悔。梁局长收了拳,沉默地下了山,回到家中,一会儿出门来到苏倩楼下,拨打了宋晓峰的电话,说自己带来了存折和房产证。
  
  宋晓峰很快下了楼,看到梁局长胳膊下夹着的牛皮纸文件袋,眉开眼笑:“您老真是个痛快人儿!”他一边拿过文件袋一边问:“先去房管局过户还是先去银行转账呢?”
  
  梁局长并不答话,一拳直捣宋晓峰的面门。宋晓峰“哎呦”一声倒在地上,起来就要跑,梁局长走上前,拳头猛起重落,狠命地揍。文件袋被甩在一旁,里面露出了几张纸,几个围观的人看到纸上写着“收受财物情况说明”。
  
  一分钟后,宋晓峰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梁局长喘着气,拍打着身上的土,对他说:“我持身不正,律己不严,丢官坐牢是应得的惩罚。我打你,是因为你心术不正,以家庭暴力逼迫丽影离婚,以举报我来获取私利。这一顿拳头,我替丽影还给你。”说完,捡起文件袋,走向小区附近的派出所,步子迈得很轻松。
  
  丽影和宋晓峰离了婚。宋晓峰伤好后去上班,人们看到他后,都是鄙夷的表情。不久宋晓峰辞职了,苏倩和他分了手。
  
  梁志軍没了局长的头衔,法院裁定他收受财物构成受贿罪,因为有自首情节,被判刑四年。他对探监的老伴和女儿说:“走进派出所时,心里一下子清朗了。打拳打了几十年,那天的拳法才算是个男人……”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