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

时间:2017-08-2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天上午,胡广来乘班车去省城看望他的老姐姐。班车开出市区不远,在大召镇上来一个和胡广来年纪差不多的男子。男子拎着一个编织袋子,上了车把编织袋子往座位下面一塞,一屁股就挤着胡广来坐了下来。
  
  胡廣来这人喜欢热闹,一看这男子和自己年纪不相上下,就主动和对方搭讪:“老哥这是去哪啊?”
  
  “省城。”男子冷冷回了胡广来一句。
  
  “走亲戚?还是旅游?还是去买啥东西呀?”胡广来不死心,又问了几句。
  
  “啊……旅游!”男子敷衍着又回了他一句。
  
  眼前这老头看样子60多岁,穿得邋里邋遢的。胡广来轻蔑地看了看对方,在心里暗暗嘲讽他:还“驴游”呢,猪游还差不多!就你这穿衣打扮,像个旅游的吗?
  
  见对方无心和自己闲聊,胡广来只好识趣地闭嘴。沉默了一阵子,胡广来觉得实在没劲,就从包里掏出用塑料袋子包好的两只五香猪脚。这五香猪脚的味道太美了,香味立刻充盈了整个车厢。身旁的老头立刻被猪脚引诱得馋涎欲滴,不住地斜眼偷看,喉咙“咕咚咕咚”作响。胡广来有退休金,不缺钱,平常也不小气,他看看身边的老头,就拿起一只大猪脚递了过去:“来,老兄也来一个……”
  
  胡广来真心相让,老头也是真心想吃,看了看胡广来,一伸手就把这只大猪脚抓到了手里:“那就谢谢啦!”说罢,也不看胡广来,自顾自啃吃起来。
  
  幸好带了两只五香猪脚。胡广来又拿出另外一只猪脚,陪着老头啃了起来。光啃猪脚没有酒可不行,胡广来又拿出一个小酒壶,递到老头面前:“酒肉不分家!来,老兄来一口!”
  
  男子也不客气,接过酒壶一仰头,“咚咚咚咚”一气就喝了差不多一半。
  
  半壶酒下肚,男子话就多了起来,用卫生纸擦擦嘴,又擦擦手,扭过头,冲胡广来喷着酒气问:“你说我的运气咋那么差呢?”
  
  你的运气你知道,咋这么差,我怎么知道?胡广来心里这么想着,可没有说出口,随即同情地问道:“老兄碰上啥倒霉事啦?说出来,说出来心里就好受啦!”
  
  “啥叫碰上啊!老子倒霉就是倒霉,这一生都倒霉……”接着,男子就滔滔不绝地诉起苦来——
  
  男子叫高文盛,和胡广来同岁,家住小昭村,离大召镇只有一公里。高文盛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上大学,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上大学。上不了大学,就培养下一代上大学吧!于是,高文盛后来就进学校当了编外民办教师。高文盛在教学工作中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教学成绩显著,都说他是个好老师。但不幸的是,他这人认死理,不会巴结领导,结果,后来上面下来两个民办教师的指标,领导找各种借口,就是不给他。指标给了别人,高文盛气不过去找校长。校长就忽悠他说:“不是不给你啊,是我做不了主啊!你想,李老师是大队村支书的侄女,黄老师是教办主任的外甥女,不给她们行吗?我也知道这次亏待了你,不过你放心,再有机会,本校长钻天拱地也一定会为你争取!”既然校长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啦,高文盛也只能默默接受这个结果。后来又等了3年,终于上面又下来一个民办指标。可此刻校长换了,新校长来到学校不久,就和教学前班的女教师朱丽丽好上了。为了讨好朱丽丽,新校长硬是把这唯一的民办指标给了朱丽丽。高文盛心中不服,就去找新校长讨公道。可校长就是校长,就是会找借口,说朱丽丽新谈了个男朋友,很在乎她是不是正式在编的民办教师,一个民办指标挽救一场婚姻,挽救两个年轻人的爱情,你说我该不该把这个民办指标给她?新校长比老校长还会忽悠人,一番话就把高文盛给打发了。不过后来新校长又给了高文盛一个希望,说再有民办教师指标下来,一定给高文盛。可不幸的是,此后一直到1997年民师大转正,高文盛也没有等到新下来的民办教师指标。有民办教师指标的,都给转正了,而高文盛却因为没有民办教师指标,属于编外,被无情地解雇了。就因为有没有民办教师指标的差别,改变了高文盛的命运。一起工作的同事们都转正了,现在退休金三四千;而高文盛被刷下来了,现在只能拿到一年教龄每月10元钱的养老补贴,他教了17年的书,每月的养老补贴是170元,加上农村养老金,每月总共250元……
  
  说到伤心处,高文盛竟呜呜哭了起来。
  
  坐在高文盛旁边的是一对母女。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很懂事,很有同情心,竟然拿起一听饮料硬塞到了高文盛的手中。高文盛接过饮料,看着善良的妈妈和天真的小女孩,愣住了。
  
  胡广来其实也是一名退休教师,但他和高文盛的命运可不一样。他其实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但他的堂叔当时是大队干部,他一进学校就拿到了民办教师的指标。他教文化课不行,校长就安排他教体育。就这样,他一直在学校熬到了民师大转正,成了一名在编的公办教师。后来几所学校合并,校长看他教啥啥不行,怕影响学校成绩,就干脆让他看大门去了,直至退休。如果把自己的经历如实说出来,那还不得把高文盛给活活气死呀!于是,胡广来就编了一个谎言,把自己的命运说得比高文盛还不幸。说自己在学校如何如何努力,教学成绩如何如何优秀,为了得到民办教师的指标,自己老婆都和校长侄子跑了,可最终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是没有弄到民办教师指标。到了1997年民师大转正,他和高文盛一样,被刷了下来。
  
  胡广来的谎言,对高文盛起到了极大的安慰作用,原来还有人和自己一样不幸!他脸上开始有了一些喜气。
  
  班车慢慢悠悠颠颠簸簸,接近中午时分,终于到了省城。下了班车,胡广来和高文盛告别。他走出车站不远,就看到了外甥刘老板开车来接他。可上了外甥的轿车走了不远,轿车突然停住不走了。
  
  刘老板一脸歉意对胡广来说:“真对不起啊舅舅,来的时候忘了加油,车子没油啦!你在车里等着,我这就找油去!”说着,刘老板就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塑料壶。可他锁好后备箱刚要走,一转身就被一个男子拦住了,问他:“老板你要油吗?”
  
  胡广来觉得声音有点熟,就挪挪身子往外看。轿车的玻璃贴着膜,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而里面的人看外面却清清楚楚。胡广来一看这男子就是一驚:这不是刚才在班车上和自己唠了一路的高文盛嘛!
  
  胡广来没有下车,坐在车里听着高文盛和刘老板的对话。
  
  刘老板:“你有油?啥油?”
  
  “汽油呗!还能是啥油?”
  
  刘老板接过编织袋子,从里面拿出塑料壶,把油加进了油箱。锁好油箱盖子,刘老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高文盛:“我得给你钱。说吧,多少钱?对啦,你,你怎么会带着一壶汽油?”
  
  高文盛看看刘老板,犹豫了一下,缓缓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带着这壶汽油,本来是要在班车上自焚的……”接着,高文盛就神神叨叨、啰里啰嗦地把刚才在班车上的事情诉说了一遍。
  
  末了,高文盛有些自责说:“我不该去伤害那么多的无辜者,尤其是那个小女孩,还有那个和我一样倒霉的胡老师……”
  
  刘老板听后一惊,就耐心地劝慰了高文盛一番,后来还要了他的手机号,然后掏出500元钱硬塞到了高文盛的手里。
  
  高文盛可不知道刘老板是胡广来的外甥,感激地看了看刘老板,转身离去。
  
  高文盛走了。胡广来看着他的背影,回味着他刚才的那番话,心里就是一激灵:幸亏刚才在车上给了他一个猪脚和一个谎言,否则的话还不知道是个啥结果呢!
  
  刘老板上了车,一边开车一边问胡广来:“你知道刚才那个男子要干什么嘛?嘿,真悬啊,他竟然要在班车上自焚……”
  
  胡广来随即打断刘老板说:“不用你讲啦,那个给他猪脚和酒的人就是我。是我的一只猪脚和一个谎言避免了一场灾难……”
  
  回到家里后,刘老板给高文盛打起了手机,说替他找了一份养老的差事。刘老板在大召镇有个分厂,他通知高文盛两口子去厂里看大门,每月工资2000块,足够他老两口养老了。
  
  胡广来听后感到惊奇:“我说你真是钱多得没地方扔了啊!厂里已经有看大门的了,现在又找人,一个月白白花出去2000块,你是不是钱太多,把脑子烧糊了?”
  
  刘老板望着胡广来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舅舅?我这是用实际行动构建和谐社会,维护社会稳定啊!那个高文盛今天就差点闹出麻烦来。虽然这一次你的一个猪脚和一个谎言打消了他的报复念头,但他如果一直被贫困困扰,难免下次还会再滋生这样危险的念头啊!舅舅,要想让社会稳定,要想过上幸福平安的生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别把穷人逼上绝路,让所有人都有口饭吃……”
  
  听刘老板说着,胡广来不住地点头:“是啊!如果有钱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