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 老板请吃炖鸡蛋

老板请吃炖鸡蛋

时间:2017-09-03 作者:未详 点击:

  涢河这一带,春节有一个风俗,就是正月十五之前,不能吃鸡蛋,特别是请客吃饭不能上炖鸡蛋,因为有骂人“滚蛋”之嫌。但是生意人与众不同,偏偏要在初七这一晚的饭桌上,摆上炖鸡蛋这一道菜。
  
  古风俗里,开店铺的都是初八这一天开张。初七这一天晚上,老板会把伙计们召集在一起,设宴款待大家,酒宴上就有炖鸡蛋。老板要是拿汤匙舀一勺炖鸡蛋放到谁面前的碟子里,意味着那人就要被辞退,就是真正滚蛋的意思,第二天开店时,就不用来了。所以这一顿饭不好吃,伙计们往往是吃得提心吊胆,食不知味。为啥不把这一顿饭提前放到春节前关店铺歇业的那一天呢?这也是老板们好心,担心被辞退的伙计有心结,过不好年。
  
  正月初七的晚上,和往常一样,好运来茶叶行的皮掌柜在家里宴请伙计们。好运来茶叶行一共有三个伙计:一位管账的账房老先生叶知秋,一位掌秤的柳伴春,一位打杂的江鸣夏,这三位都是干了好几年的老伙计。前几年的饭桌上虽然也有上炖鸡蛋,但是那只是一种威慑,皮掌柜根本没有动过这道菜,大家吃饭喝酒也就心安理得。今年却不同了,早在过年前,店铺前就挂着招聘伙计的告示牌,而且皮掌柜也面试了好几个人。到底要换掉几个人,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今晚必定会有人被皮掌柜请吃炖鸡蛋。
  
  与往年不同的是,今晚少掌柜皮书俊也在场。皮书俊一直在外游学,今年难得和大家一起共进晚餐,兴致很高,频频举杯敬酒。可是三个伙计各怀心事,忧心忡忡,生怕自己就是那个被解雇的倒霉蛋,哪有心情喝酒?皮掌柜这人声誉很好,生意做得不错,开给伙计们的薪酬比同行高了两成多,要是离开好运来茶叶行,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厚道的东家?
  
  等到最后一道菜炖鸡蛋上桌后,伙计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筷子,等着皮掌柜发话。
  
  皮掌柜望了一眼他们,问道:“你们还记得于探冬吧?”三个人点点头。
  
  于探冬谁不记得?他曾经也是茶叶行的老伙计,因为一时糊涂,亲戚来买茶叶时,多给了三两,后来被皮掌柜请吃了炖鸡蛋。离开好运来茶叶行后,于探冬到别的店铺去应聘,别的店铺掌柜都不敢要,只说好运来的皮掌柜都用不了,他们更用不了。无奈,為了生计,于探冬只得当了脚夫。要知道,脚夫一年四季风吹雨淋,收入不及好运来茶叶行伙计的一半,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皮掌柜叹了口气,说:“唉,自从于探冬被辞退后,我于心不忍,已经五年没有请人吃炖鸡蛋了。不过,今天对不住了。”他站起来,舀了一勺炖鸡蛋,探身放在了叶知秋面前的碟子里。
  
  叶知秋脸色顿时煞白。皮掌柜问:“近来手头缓过来了吧?”叶知秋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挪用店铺银子的事情,皮掌柜知道了。前一段时间,叶知秋新置了一处房产,给小儿子成亲用的,导致家用一时紧张,他就悄悄挪用了店铺的银子。其实数目也不大,月俸发了后,就用月俸补上,这样循环了几个月后,家里财务状况就缓解过来了。尽管他把账都做平了,也没有亏欠资金,但是当初老板把账交给他管时,一再叮嘱不能做假账,更不能私自挪用账上的钱。他当着老板的面发过誓的,保证做人做事“信”字当头。
  
  皮掌柜慢悠悠地说:“我做了一辈子生意,账上的事情,无论怎么取巧,都瞒不过我的。”
  
  叶知秋尴尬不已,说:“老板,我知错了,这炖鸡蛋,该吃!”说完拿起汤匙吃了炖鸡蛋。吃罢起身要走,皮掌柜说:“先坐下,要走也不必急在这一时半会吧。”叶知秋只得坐下。
  
  皮掌柜接着舀了一勺炖鸡蛋,探身放到柳伴春面前的碟子里。柳伴春的屁股像被蜜蜂蜇了一下,在座位上不安地扭着。皮掌柜问:“新茶的口感不错吧?”柳伴春的额头上不由得沁出了汗珠。
  
  好运来茶叶店有个习惯,就是每天打烊后盘点,要将开包的散茶过秤,借此检查当日销售有没有出错,有没有漏记的账目。每年的新茶上市,打烊过秤后,柳伴春都会趁整理货物之机,伸手进袋子里悄悄捏一小撮新茶回家尝尝。其实,他也不是买不起,而且皮掌柜也发过话,伙计们家里如果需要茶叶,可以按进货价买。可是柳伴春贪小便宜的心理作祟,每次新茶到货,他都忍不住要尝尝,不捏一撮回家,心里不安稳。每年新茶上市也就那么几回,每次也就泡一杯的量,一年下来也没多少。柳伴春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想不到皮掌柜明察秋毫,啥也瞒不过他。
  
  皮掌柜说:“我开了一辈子店,养成了忙而不乱、眼观六路的本事,你那些小动作怎能逃得过我的眼睛?”
  
  柳伴春当初进店之时,皮掌柜不但嘱咐柳伴春做生意要讲公道,不能对顾客短斤少两,还特别告诫他手脚要干净,不该拿的千万别拿。柳伴春在店里干的时间长了,就渐渐把皮掌柜的话抛到了脑后,最近两年才顺手偷拿新茶的。虽然这两年偷拿的茶叶数量微不足道,可是毕竟违反了店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柳伴春含羞道:“老板,是我不对,这炖鸡蛋我也该吃!”说完拿起汤匙把炖鸡蛋塞进嘴里,真是五味杂陈,悔不当初。
  
  皮掌柜拿着汤匙又舀了一勺炖鸡蛋,探身放到江鸣夏面前的碟子里。这一下,不但江鸣夏愣住了,叶知秋和柳伴春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开店铺的换伙计,最忌讳的就是把所有伙计同时换掉,因为新伙计还得老伙计带,全部换上新伙计,老板得多花费不少心神不说,新伙计还不一定能那么快上手。
  
  江鸣夏不服,问道:“老板,我既没有掌钱,也没有掌秤,挪用账款、巧拿货物的事情就是想做也没有机会。我每日里只不过打打杂帮帮手,打扫卫生,没有违反店规啊。”
  
  皮掌柜微笑着说:“那你背一背店规第四条。”来好运来茶叶行就职的伙计,皮掌柜都会要求熟背店规。
  
  江鸣夏当即说:“店规第四条,对于店铺的任何物品,不得以任何理由擅自拿回家里。”
  
  皮掌柜问:“没用完的蚊香算不算店铺里的物品?”
  
  江鸣夏愣住了,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夏天的时候,蚊子多,店铺里都要点上蚊香熏蚊子,打烊时就掐灭没有烧完的蚊香,第二天继续用。去年夏天最热的一天,临打烊时,江鸣夏突然想起家里的蚊香用完了,完全忘了老婆叮嘱他抽空买蚊香的事情,现在去买根本来不及,于是他就悄悄把没用完的半盘蚊香藏在袖筒里,拿回家晚上救个急。江鸣夏本想和皮掌柜说一声的,转念一想,半盘蚊香算多大一回事,没必要费口舌。
  
  就这么一回,也没有逃脱皮掌柜的眼睛,成了被辞退的污点。江鸣夏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吃了炖鸡蛋。
  
  皮掌柜环顾垂头丧气的三人一眼,说:“我年纪大了,打算退下来养老了,从明天起,店铺交给我儿皮书俊打理。我和老伴回乡下老屋颐养天年。”
  
  三个人一愣,难怪老掌柜要把他们三个伙计都辞退,一朝君子一朝臣嘛,少掌柜接管店铺,当然要用他培养的伙计了,难怪去年年底早早就挂了招聘的告示,人家早就有所准备。
  
  少掌柜皮书俊站起来微笑着说:“其实啊,你们三个都干得不错,古语说得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能没有点小毛病?关键是知错能改,不要再犯。”他停了停,看看三人,接着说:“我想重新聘回你们三个,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三个人以为听错了,互相看了一眼,又看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的老少两位掌柜。本来心灰意冷的三人正愁着回家怎么对家人开口,以后怎么谋生,听到这句话,不亚于听到天籁之音。三人反应过来后,兴奋地站起来,齐声说:“愿意!”
  
  皮书俊冷着脸问:“那以后还会不会犯这些错误?”
  
  三个人忙不迭地你一言我一语,“少东家,我们被老板辞退,心里正后悔得不得了。以后说什么也不会再犯了。”“其实,这都是成了老伙计后,掉以轻心、不拘小节造成的。”“我们绝对会吸取这次教训,踏踏实实地做事。”
  
  皮书俊示意他们坐下,说:“那好,以后若再犯,绝不宽恕。”接着,他又说道:“我打算在秋茶上市之前,在县城里开一家分店,新伙計们都已经谈妥,明天就会来店里开工,你们不要藏着掖着,好好带带他们。”
  
  三个人忙保证,一定把新伙计带好。
  
  皮书俊端起酒杯说:“来,干一杯。”
  
  接下来,酒桌上热闹起来。三个伙计心里踏实了,喝起酒来自然畅快。
  
  酒宴散后,伙计们都回家了,皮书俊陪着父亲喝茶。
  
  皮掌柜得意地说:“这出戏一唱,谅他们三个以后不敢欺负你这个嫩主子,我也可以放心回乡下老家了。”
  
  皮书俊在外游学几年,见过大世面,回来后想大展身手,把茶叶分店开到县城、省城去。皮掌柜认为可行,就打算把店铺交给儿子管理,让年轻人好好干一番。只是,皮书俊担心老伙计们倚老卖老,欺负他是新手,兴风作乱,不好管理。但如果把老伙计全部换掉,店铺一时半会又难以走上正轨。皮书俊的这些担心并非多余,老伙计暗中使绊子偷奸耍滑欺负新掌柜的事情见得多也听得多了。于是皮掌柜就想了这个请他们吃炖鸡蛋的法子,先辞退他们,打击他们一下,再让少掌柜重新聘用他们。再说了,伙计们干久了,成了老油条,做起事情来没有当初那么中规中矩了,也该敲打敲打了。
  
  皮书俊佩服地说:“爹,这个法子好,这么一敲打,他们感激我都来不及,哪敢起歪心?以后用起来,绝对放心顺手。”
  
  皮掌柜端起茶喝了一口,意味深长地说:“用人是门大学问,不能掉以轻心哪!”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