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猎豹”行动

“猎豹”行动

时间:2017-06-08 作者:未详 点击:

  根据线人的情报,从云南来的大毒枭“海豹”,最近要与本市的“白小姐”接线。缉毒大队长杨黑子带领“猎豹”特别行动组,半个多月来没日没夜地蹲窝布控,但却一无所获。“海豹”为何没浮出水面?“白小姐”是谁?线人一无知晓……
  
  杨黑子一身疲惫地回到家里,已是凌晨1点。屁股刚挨着沙发,手机就响起来。局长通知他:他的儿子杨波被“海豹”绑架了,局里正组织警力营救。“海豹”没有捕获,儿子反而落入魔掌!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杨黑子正要出门,手机又急促地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警告他:“老子就是‘海豹’!你他妈的听着:让你那‘猎豹行动’网开一面,老子给你100万!要不,等着到城南开发区的烂尾楼上,给你儿子收尸!”不待杨黑子答话,对方关机了。杨黑子气得直跺脚骂娘,火急火燎地驱车直驰城南。
  
  10多年前,毒贩子就给杨黑子寄过匿名信,警告他别拿脑袋当皮球玩。妻子没少担惊受怕,劝他改行,他也是那么跺着脚直骂娘,把妻子吓得噤若寒蝉。破了几宗大案之后,毒贩子对他更是恨之入骨,扬言要绑架他的老婆和孩子。终于,妻子受不住恐吓,狠下心肠,丢下儿子,跟一位富商跑了。那一年,杨波才14岁。儿子像野地里一棵无人护理的小树,虽是自生自长,却也成材,而今在读博士研究生。据导师说,他品学兼优,有望出国深造。为此,杨黑子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有了出息,忧的是自己两袖清风,无多积蓄——出国留学得花好大一笔钱呢!儿子却安慰他:“老爸,别担心,这钱我自己解决。在国外,边学习边打工嘛!周恩来、邓小平,不也曾留法勤工俭学?”不承想,杨波还没出国,便遭此劫难……
  
  警车在离烂尾楼百米左右处停下。杨黑子见到局长后,大体了解了情况:是一位不知名的男子报的案。半小时前,6楼的窗口曾出现火光,绑匪很可能将人质羁押在那里。可是,刚才向绑匪喊话却没有回应。现在正按二号营救方案,强行突袭,解救人质。
  
  可是,当杨黑子随特警突袭进入烂尾楼,却没遇到绑匪的抵抗。他们在6楼的卫生间里找到了杨波。杨波被绑住手脚,嘴里塞着破布,脸上的伤痕还在滴血。杨波说,绑匪慑于警方的威力,丢下他逃走了。就在这时,“海豹”又来了电话:“杨黑子,算你走运,你儿子的脑袋先寄放着。老子在你的管区先收手了,有本事到外省来抓我!哈哈,我现在正在天上、地上、海上……”
  
  “海豹”真的离开了本市?局长下令:对海空口岸、公路和铁路沿线严加盘查;“猎豹”行动组作为机动警力休息待命,并嘱咐杨黑子先把杨波领回家去。所幸的是,杨波只受了些轻伤,有惊无险。
  
  杨黑子和儿子刚踏进家门,手机再一次响了。他以为局里有紧急行动,赶忙接听,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嘲笑声:“本小姐姓白,在春梦楼歌舞厅124包间等你……”气得杨黑子差点把手机摔了。他请示局长,要去闯春梦楼。局长说,这事由他处理,对手布的是八卦阵,玩的是疲劳战术,要杨黑子先好好地睡上一觉。
  
  几番被对手捉弄,杨黑子感到十分窝囊。杨波在一旁嗫嚅地开口了:“老爸,你这是何苦呢!吃了二十多年的警察饭,也对得起党和国家了。还是改行吧,过几天安生日子……”
  
  “放屁!”杨黑子吼叫一声,但随即又觉得将胸中憋闷的火气撒在儿子身上,委屈了儿子,舐犊之情油然而生。这些年,真的欠儿子太多太多了!他找来药箱,要给儿子包扎伤口,儿子却赌气地跑进了房间。
  
  今天的手机真叫劲,不等杨黑子打个盹,又催命似地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局长!局长告诉他:在通住邻省的国道出口处,抓获了一男一女两名贩毒嫌疑人,但在车内只搜出不足50克海洛因。经审讯,男的供认他就是“海豹”,女的供认是“白小姐”,几个电话都是他们俩打的。杨黑子急着要到局里瞧瞧,又被局长劝住了。局长说:“现在,你和‘猎豹’行动组的任务是好好休息!”
  
  说来也是,这些日子累得够呛,就是铁人也快趴下了。杨黑子靠着沙发上,不一会就鼾声如雷。当他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8点。儿子啥时离家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儿子最近也忙,常在电脑桌前写毕业论文,也许又上图书馆查资料去了。
  
  没事做的日子真是百无聊赖,杨黑子走进儿子的房间,想打理一下自己的“QQ农场”,这些天“农场”全荒芜了。刚打开电脑,儿子就闯了进来,急得将拎着的黑提包扔在床上,喝道:“不许乱动!”也许觉得不该对父亲如此放肆,立刻又放软了语气:“我是说,别把我论文的数据给弄丢了。”杨黑子傻傻地笑了笑,他发现儿子的小白脸急得发青。心想,好在这小子长得像娘,要是跟自己一样黑不溜秋就难看死了!他瞧见儿子房间的衣物扔得乱七八糟,就想给他拾掇一下,尽尽做父亲的义务。
  
  可是,杨黑子刚提起那只黑提包,儿子又是一声大喝:“别动!别动我房间的东西!”杨黑子心头震了一下:从不敢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儿子,今天是怎么啦?瞧他那张小白脸竟变了形,莫非这提包里装的是金元宝?……他好奇地打开提包,顿时愣住了:包里装着女人的衣裙和假发!更吃惊的是,衣裙和假发下面是一支乌黑的手枪,还有一包包印着商标图案的“豆浆精”!他麻利地拿起手枪,迅疾撕开“豆浆精”的包装,舌尖一舔——天哪,是高纯度的海洛因!
  
  “这是怎么回事?”杨黑子盯着儿子。杨波倒退着,靠在电脑桌前:“老爸,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用不着隐瞒了!——我,就是你们要抓的‘白小姐’……”
  
  杨黑子万万想不到,一个老警察的儿子,竟然也成了毒贩!凭着10多年的侦破经验,他很快对案情理出个大概头绪:杨波遭“海豹”“绑架”,演的是“苦肉计”!绑匪们自行报警,是敲山震虎,要给杨黑子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牵制杨黑子的手脚,转移警方视线,让谁也不会怀疑,被绑架的缉毒大队长的儿子会是“白小姐”!可是,局长说“海豹”已经落网,那么,杨波跟谁接的头?可以肯定,那两个贩毒嫌疑人,一定是假“海豹”和假“白小姐”——也许是“海豹”手下的“马仔”。狡猾的“海豹”,使的是“丢卒保帅”“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阴招。就在干警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海空口岸、公路和铁路沿线的时候,杨波这个“白小姐”打了个时间差,男扮女装,跟真正的“海豹”迅疾接上了头……
  
  “孽障啊!”杨黑子差点没眩晕过去。他稳住摇晃的身板,慢慢举起手枪。就在这一瞬间,杨波猛地拉开电脑桌抽屉,拿出了另一支手枪。
  
  父子俩黑洞洞的枪口对峙着。
  
  “别干傻事,儿子,跟我到公安局去。”一向威严的杨黑子,这一刻说话却有些绵软,他的心在绞痛,在滴血。跟他形成反差的是,原来一惯温顺的儿子却凶相毕露:“老爸,我再奉劝你一次:别当这狗屁警察了!穿了半辈子警服,却还是穷光蛋。你能供我出国吗?你能给我上等人的享受吗?我受够了别人的白眼,受够了没钱的屈辱!我必须有钱,挣很多很多的钱!”杨波的话像子弹打在杨黑子心上。杨波小时候喜爱音乐,吵着要买小提琴参加少年宫器乐班。因为老父亲生病住院,杨黑子手头拮据,没有答应,杨波被拒绝在器乐班的门外。也许,从那时起,金钱开始使一颗幼小的心灵发生了异化。为了钱,他铤而走险,结交了毒贩子……
  
  面对儿子的枪口,杨黑子震惊了!杨波冷冷地笑道:“老爸,我这是干最后一次!跟我出国吧,我有的是钱,足够咱爷俩花一辈子的钱!”
  
  杨黑子血涌脑门,黝黑的脸变成酱紫色。他扔出手中的海洛因,一团粉雾罩住了儿子的白脸。就在闪身扑上去的一刹那,儿子的枪响了,子弹击中他的肩头。他一咬牙,举枪还击——他要打断儿子持枪的手!扣动枪机的一瞬间,他的手颤了一下,随着清脆的枪声,儿子的面门开出血花,身体像渐渐瘪软的布袋,瘫在地上。
  
  杨黑子扶着床头,好不容易才挺直身子,掏出手机,向局长报告……
  
  3天后,电脑专家破译了杨波电脑里的“数据”:“白小姐”杨波先后5次参与贩毒,所得的一大笔毒资,由毒枭“海豹”为他存在一家外国银行。从电脑中,专家还破译出“海豹”团伙的不少秘密。杨黑子领着他的缉毒特别行动组,配合云南警方,又撒开了“猎豹行动”的巨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