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

时间:2017-06-18 作者:未详 点击:

  楔子
  
  一个普通的周末,陈庚正在家里的书房看书,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透过门上的猫眼,陈庚惊讶地发现,来找他的人竟然是章嘉豪。
  
  “你怎么来了?”陈庚连忙打开门,狐疑地打量着章嘉豪,“鑫哥不是说没出货之前让咱们别见面吗?”
  
  穿着一身黑色帽衫的章嘉豪低头闪进陈庚的家里,语气不善地说:“童永鑫是你爹啊?他说啥就是啥?”
  
  陈庚神情不悦地皱皱眉,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抬头瞄了一眼楼道里的摄像头,随后默默地关上了门。
  
  “那个翡翠金凤冠,”章嘉豪猛灌了一大口水,“卖掉以后够咱们俩下半辈子随便折腾了。”
  
  “咱们俩?”陈庚从章嘉豪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异样的味道,“鑫哥呢?”
  
  章嘉豪不屑地冷哼一声,阴狠的眼神盯着陈庚,半晌没说话。陈庚这才明白章嘉豪话里的意思,额头上不禁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你要做了鑫哥?”陈庚心神不宁地搓着手,“你一定是疯了。”
  
  1、饭局
  
  童永鑫、章嘉豪和陈庚表面上是3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背地里却干着合伙盗墓的勾当。凭借着童永鑫祖传的人皮面具和相关知识,这3人每次下墓得手后都能全身而退,让警察的多次侦查都无功而返。
  
  而章嘉豪负责联系买家,无论多烫手的货,他总能找到愿意出价的买家。这份人脉,就连童永鑫也自叹不如。
  
  在出货之前,墓里取出来的东西都放在陈庚手里保管。陈庚有一个精密的带锁铜盒,想要打开这个铜盒需要一把钥匙。如果不使用钥匙强行打开铜盒,铜盒内的机关就会自动销毁盒内的东西。
  
  为了稳妥,童永鑫要求身为法医的陈庚把唯一的那把钥匙缝进他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一来,3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制约关系,谁也无法轻举妄动。
  
  在最近一次的下墓过程中,童永鑫历尽千辛万苦才勉强从棺材里拿到冥器,同行的章嘉豪和陈庚也是都被吓得半死。不过他们这次的收获也格外诱人,据章嘉豪的初步估计,他们这次弄到手的翡翠金凤冠,可能要比他们之前卖过的所有冥器加起来都要值钱。
  
  在将翡翠金凤冠妥善收好以后,陈庚提议大家一起去吃顿烧烤庆祝一下。童永鑫想了想,破天荒地没有拒绝,反而笑着说要请客。
  
  “鑫哥,你说那个墓里的女鬼是什么情况?”陈庚往嘴里塞进一串烤肉,含糊不清地问章嘉豪,“她不会缠上咱们吧?”
  
  “乌鸦嘴!”还没等童永鑫开口,一旁的章嘉豪举着一个酒瓶,脸色涨红,骂骂咧咧地指着陈庚说,“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把嘴巴闭上!”
  
  童永鑫肥胖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拦下亢奋的章嘉豪说:“你这一喝醉了就耍酒疯的毛病可要改改,多伤兄弟和气。”
  
  章嘉豪不满地打了个酒嗝,用力地摆着手说:“我……我没醉!”
  
  “我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没见过?”童永鑫没搭理章嘉豪,脸上依旧挂着微笑看向陈庚说,“那女鬼虽然难缠,但也不足为惧。”
  
  “也是,”陈庚心悦诚服地点点头,“有鑫哥在,还有啥好担心的?”
  
  “我也没那么厉害,”童永鑫剥开一只螃蟹,意味深长地笑笑说,“不过咱们这些发死人财的人,有几个能有好下场?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吧。”
  
  “是是是,”陈庚尴尬地扯扯嘴角,“鑫哥说得对。来来来鑫哥,我敬您一杯。”
  
  “不了不了,”童永鑫拦下陈庚递过来的酒杯,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钱放在桌上,“你们俩慢慢吃,我就先回去了。”说完起身拦下一辆出租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童永鑫走后,陈庚整个人都松垮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童永鑫总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直到童永鑫在视线中消失,那种畏惧感才会消散。
  
  “瞧你那个怂样!”章嘉豪从桌子上抬起头,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醉态,“我看你就差跪在地上给他舔鞋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陈庚知道章嘉豪的脾气,也懒得搭理他,结完账后走到路边钻进一辆车离开了。
  
  2、密谋
  
  章嘉豪提出的这个计划实在太吓人了,陈庚下意识地就想拒绝。
  
  “这太冒险了,”陈庚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万一出了差错,咱们俩都得死!”
  
  “陈庚!”章嘉豪似乎有点恼怒,大声吼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童永鑫只不过会做几个破面具,凭什么每次他分到的钱最多?只要杀了他拿到钥匙,卖掉货的钱都是咱们俩的!”
  
  一提到货,陈庚眼里也不禁闪过一份炽热。他舔了舔因为紧张而有些发干的嘴唇,咬咬牙问:“你……你有多大把握?”
  
  “万无一失!”章嘉豪自信地拍着胸脯保证说,“只要按照我的计划来,警方绝对怀疑不到咱们俩头上。”
  
  “什么时候动手?”
  
  “事不宜迟,”章嘉豪压低了嗓音,恶狠狠地说,“就今天!”
  
  陈庚心里一惊,没想到章嘉豪这么心急。不过章嘉豪的准备还算充足,早就摸清了童永鑫平时的作息规律。每天晚上9点左右,童永鑫都会出门慢跑,章嘉豪就会挑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向童永鑫体内注射一种药物,伪装成猝死的假象。
  
  随后章嘉豪再伪装成偶然经过的路人报警,警局里的人章嘉豪也打点好了,身为法医的陈庚只要谎称这是一场意外就万事大吉了。
  
  陈庚仔细检查了一下章嘉豪弄到的药物,确认无误后点头答应了。
  
  当天晚上10点左右,陈庚接到了同事的电话,说是有一起案件要他帮忙处理一下。赶到现场的陈庚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童永鑫,惊恐僵直的眼睛瞪得几乎要凸出眼眶,双手用力地捂住心脏的位置,脸上的表情痛苦而狰狞。
  
  “看上去像心梗突发,”陈庚象征性地查看了一下,敷衍着说,“先带回局里再说吧。”
  
  趁着夜色的掩盖,章嘉豪不露痕迹地朝陈庚做了个完美的手势。陈庚假装没看到,低下头收拾好东西,跟同事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
  
  整个计划比陈庚预想中要顺利很多,这起案件很快以意外结案。童永鑫的家属自然是联系不上,所以他的尸体就一直暂存在停尸房里。
  
  “你不觉得事情进展得太顺利了吗?”陈庚在客厅里不安地来回踱步,“我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童永鑫人都死了,你还担心什么?”章嘉豪急得都快要抓狂了,“咱们俩赶紧把钥匙拿到手,这事就算彻底成了!”
  
  “其实我感觉童永鑫更像是被什么东西吓死的,”陈庚双手微微颤抖着,哆哆嗦嗦地说,“受到突然惊吓而造成的心脏骤停。”
  
  “你……你别自己吓自己行不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