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孤岛的黎明

孤岛的黎明

时间:2017-08-10 作者:未详 点击:

  在上海市的虹口区有一幢历史久远的老建筑,名叫哈尔滨大楼。解放前,那里曾是盛名一时的“罪恶孤岛”。楼内积聚了数千人,他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难民,其中不乏乞丐、小偷、流氓,真可谓是鱼龙混杂。大楼内还盘踞着多股黑帮势力,他们划地为界,经常滋扰附近乡邻。
  
  在诸多黑帮势力中,最让人头痛的,就是匪首张文典控制的“五河帮”。张文典早年当过土匪,此人阴险残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其门下匪众甚多,做的尽是些杀人越货的龌龊勾当,除了强征平民的“保护费”,他们还霸占大楼的地下室,设作赌场,大肆敛财。在“五河帮”兴风作浪的几年里,沙泾河黄浦江入口经常会看到一些无名的尸体漂浮其中,这些死者生前曾进入哈尔滨大楼的地下赌场,究竟因何暴毙,却没人知道。
  
  新中国建立之初,百废待兴。上海政府关注民生和治安,对于哈尔滨大楼的乱象格外重视,下定决心要彻底清除这颗“毒瘤”。经过缜密部署,公安部门决定,先派出几名侦查员,混入楼中打探一下情况。一场无声的暗战就此展开。
  
  这一日傍晚,张文典正在他的地下赌场玩牌,几个门徒押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大哥,买卖来了!”说话之人名叫胡万宝,是张文典的得力干将兼“狗头军师”,不但心狠手辣,还有一肚子坏水。
  
  张文典漫不禁心地瞥了一眼:“什么买卖,说来听听!”
  
  胡万宝一脸谄媚地走到近前,讲述起方才的遭遇。今天下午,他带着爪牙去附近民宅征收“保护费”,不料,竟撞上了闸北黑帮“青龙堂”的人马。他们两帮为争抢地盘交恶已久,这次也免不了一场火并,结果,胡万宝大获全胜,还生擒了这个年轻人。据其供述称,他名叫王子龙,是“青龙堂”姚老板的外甥,初到上海,想在舅舅面前邀功,故而带人前来挑衅。
  
  张文典听到这里,冷笑一声:“王少爷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来我的地盘闹事,不简单啊!我和姚老板可是旧相识了,江湖上的规矩,他不会不知道吧,私闯外帮地盘,可是要剁手剁脚的!”顿了一顿,他继续说道:“不过,我念你年少无知,又是姚老板的至亲,再给你一次机会吧。”说着话,他指了指桌上的赌具:“常言道,艺不分文武。我是开赌场的,自然是以赌会友。今天,王少爷只要能在此地赢下一局,我便派人将你恭送回去。还算公平吧!”
  
  他说着一挥手,召来了一个英武的汉子:“龙镇才,今天你来陪王少爷玩几局吧!可得礼让一些啊!”被唤作龙镇才的汉子应了一声,转身走向了王子龙:“王少爷,请赏光吧!”
  
  在这样的局势下,王子龙怎敢抵抗,只得乖乖坐到赌桌旁。
  
  几个小时过后,王子龙瘫坐在椅子上。他与龙镇才对赌数局,无论是牌九还是骰子,竟没有一盘是胜出的,按照赌约,他已赊下了巨额赌债。张文典擎着印有王子龙指印的债条,得意地说:“王少爷今天的手气不佳啊,看来只能请你在此地委屈几日了。明天,我就差人去拜会姚老板,让他接你回去。”说罢,便命人将王子龙押入密室。
  
  等到众人散去后,胡万宝与张文典悄悄耳语起来,二人的神情极为诡秘。
  
  当日深夜,一个身影出现在昏暗的地室之中,他七转八绕后,径直来到一处密室,这里便是关押王子龙的临时牢房。此刻,王子龙无心入眠,正倚在石床上闭目养神。忽然房门轻启,一个黑衣人钻进门来,转身把门掩上。王子龙一惊,几乎从床上蹦了起来:“谁!”借着微弱的光线,他看清来者的面目,此人竟是龙镇才。
  
  与此同时,密室外也闪现出几个身影,为首的正是张文典。胡万宝就站在他的身旁,他低声说道:“大哥,我说的没错吧,姓龙的小子有问题,今天终于现行了!我现在就把他抓来!”张文典一脸阴沉,轻轻地摇了摇头:“先不忙动手,我倒想看看,这出戏他怎么演。”说着,他慢慢走近房门。
  
  张文典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月前,龙镇才来投奔自己,他自称是“青龙堂”的弃徒,因为得罪了姚家公子,只得另投山门。张文典本不愿接这烫手的山芋,不过,当他见识了龙镇才的技艺后,心思便松动了。这年轻人不但武功了得,还精于赌局之术,实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最终接纳了他。其实,张文典将龙镇才收入门下,除了惜才之情外,还有别的用意。因为自己虽是一帮之主,却也无法只手遮天,胡万宝一直在积聚自己的势力,张文典担心有朝一日会被他夺了权,必须培养一个亲信与其制衡。但是,环顾四周都是一些乌合之众,实在撑不起场面,龙镇才的出现无疑使他眼前一亮。不过,胡万宝对龙镇才极为敌视,认定他是“青龙堂”派来的奸细,让张文典时刻警惕。然而,经过多日考察,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今天,胡万宝又心生一计,欲诱龙镇才就范。其实,这个王子龙是胡万宝从外地调来的一个亲戚,假扮姚老板的外甥,他猜想龙镇才若是有不臣之心,定会去偷偷解救王子龙,到时候,便可将他拿获。此刻,真相即将揭晓,张文典竟也有些忐忑起来。
  
  密室中,王子龙惶恐地问:“你,你想干什么?”龙镇才的脸上毫无表情:“王子龙,你和姚老板的儿子关系如何?
  
  王子龙被他问得莫名其妙:“他,他是我的好哥们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只一愣神的工夫,龙镇才的拳头如雨点般的落在他的身上。这变故来得太快,王子龙毫无准备,被揍得鼻青脸肿,哭爹叫娘。龙镇才边打边骂,好像遇见了多年的冤家一般。
  
  正在不可开交之际,就听到“咣当”一声,房门大开,张文典一群人走了进来。龙镇才见状,忙迎面施礼:“张爷,您,您怎么来了?”
  
  张文典没有答话,胡万宝却忍不住了:“臭小子,你搞什么鬼?深更半夜跑到这里用私刑!”
  
  龙镇才显得有些激动:“姚家的崽子糟蹋了我的女人,我和他们的仇不共戴天,今天先废了这小子!”说着,他像发了疯一般,飞腿蹬向王子龙的要害。这下,可把胡万宝惊出一身冷汗,他急忙招呼手下拦住龙镇才,还不住地向张文典使眼色,让他早早终结这场闹剧。
  
  事到如今,张文典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以今天的情形看来,龙镇才非但对自己决无二心,还与姚家有着刻骨的仇恨。当下,他假意宽慰了一番,将龙镇才送出门去。此刻,胡万宝一脸死灰,忿忿说道:“这小子在使诈,大哥,你可别上当啊!”
  
  张文典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蠢货,你还没丢够人呐!”便扬长而去。
  
  龙镇才回到房中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轻松的微笑。刚才,他在张文典的面前,成功地演了一场戏。其实,龙镇才的真实身份是上海公安的侦查员,奉上级命令潜入哈尔滨大楼,调查张文典一窝悍匪的日常情况。因为他以前曾在“青龙堂”做过卧底,经验丰富。组织决定,让他以姚氏弃徒的身份混入张文典的帮会展开工作。
  
  不过,由于张文典对他心存戒备,再加上胡万宝的百般刁难,龙镇才的前期工作并不顺利。今天,胡万宝又策划了这幕闹剧,好在他身经百战,又有内应的同志提前向其示过警,才识破敌人所设的陷阱。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怀疑他同“青龙堂”藕断丝连。这可是个逆转局势的好机会啊,于是,龙镇才将计就计,因而才有了密室用刑的一幕。
  
  他的这步险棋果然奏效,此后的一段日子,张文典对龙镇才彻底放下戒心,并委以其重任。龙镇才的活动范围也逐步扩大,渐渐渗透到张文典所掌控的核心事务中。
  
  这一天,龙镇才在地下通道巡视。哈尔滨大楼的地室如同迷宫一般,四通八达。这时,在一个隐秘的小道口走来了两个小毛匪,合力扛着一包重物。龙镇才见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心生疑窦,便拦住讯问。
  
  这两个毛匪支支吾吾说是去处理垃圾,龙镇才发现包袋外侧有血污,揭开一角,细细查看,竟是一具死尸。二匪见无法搪塞,只得实情相告。原来,这个死者是一个赌徒,因还不起巨额赌债,企图隐匿起来,被众匪抓来,饱受折磨后,秘密处决了。二匪遵从张文典的指示,准备毁尸灭迹。他们告诉龙镇才,地室中有一处排污密道,直通沙泾河。张文典曾多次将那些不听话的赌客杀害,抛入这个排污密道,让他们成了孤魂野鬼。至此,沙泾河黄浦江入口的浮尸案,终于有了答案。
  
  龙镇才立即将截获的信息写成密信,卷入烟卷之中。当晚,他叼着烟,假意在楼中散步,辗转到一处僻静角落时,把烟头随手一抛。不一会儿,跑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捡起这烟头就走。这乞丐名叫赵猛,也是乔装潜伏的公安战士,是龙镇才的下线,专职负责传递情报。
  
  次日,他就收到了回音,上级要求他坚守阵地,收网的时刻即将到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