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禁地惊魂

禁地惊魂

时间:2016-09-24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碧水湾山清水秀,林深草密,虽不是什么有名的旅游景点,但方圆百里的人大都喜欢到这儿来游玩散心。可这年春末,一向宁静的碧水湾却发生了一桩令人谈之色变的命案。
  
  这天早晨,石越和助手林青青急匆匆地赶往碧水湾。一路上,林青青的心情是既迫切又兴奋。因为进入刑警队快半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直接参与案件的侦破工作。更重要的是,她的搭档是身高1。8米、长相俊朗的石越。可今天一到现场,林青青就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死者的死状堪称恐怖至极:身子不规则地扭成一团,嘴巴大张,面部痉挛肿胀。石越扫了一眼林青青,说:“拍照!”
  
  林青青紧皱眉头,举起了相机。拍完照,石越小心翼翼地掰开死者的右手,看到了一只被攥碎的蜜蜂。准确地说,是一只体形稍大的胡蜂。
  
  “难道,凶手是它?”林青青盯着石越问道。石越沉思一番,回答道:“没错。杀人蜂!”
  
  杀人蜂?也就是说死者是被蜜蜂的刺蜇中而毒发身亡。林青青的脑海里迅速浮现出美国电影《杀人蜂》中的骇人场景,她也曾查阅过相关资料,得知杀人蜂是介于非洲蜜蜂和欧洲蜜蜂之间的一个杂交种。
  
  “石队,这不可能吧?死者会不会是被蜜蜂蜇伤后诱发其他疾病,比如说心脏病、脑梗塞而导致死亡的?”林青青迟疑地问。思忖片刻,石越起身向树林深处走去:“法医会拿出鉴定结果的。我们去林中看看。”
  
  刚走进树林,林青青就听到一位当地老人在给两位游客讲一个可怕的传说。碧水湾曾出现过一种名叫“射死牛”的蜜蜂,十只蜜蜂围攻一头老牛,老牛必死无疑。见穿着警服的石越和林青青走来,老人忙讪讪地补充说:“我不是瞎编,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只不过,这种‘射死牛’已经多年没看到了。”
  
  “没看到,最好不要乱说。”石越瞥了老人一眼,侧身而过。在林子里转悠了半天,石越没发现一只胡蜂,却在一棵高大的松树下看见了一座无字碑坟墓。墓前,一个男子怀里捧着一束娇艳的非洲菊定定地站着。
  
  一瞅到象征着神秘和坚韧的非洲菊,石越不禁隐隐心痛,很快想到了一个人。然而就在这时,那个男子缓缓转过了身。石越惊讶地脱口而出:“是你?”
  
  二
  
  石越一眼便认出他是四年没见面的大学同学宋天颢。宋天颢性情促狭,平素沉默寡言,很少与人来往,毕业不久也就失去了联系,没想到,竟然在碧水湾碰上了。
  
  宋天颢也认出了石越。老同学久别重逢,自然要来个热情拥抱。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臭味和酒味也朝石越扑面而来。
  
  “石越,你是来调查杀人蜂的吧?”宋天颢问。
  
  “天颢,我们不谈这个。”石越摆摆手岔开话题,看向无字碑坟墓。宋天颢似乎读懂了石越的眼神,幽幽回道:“是我的女朋友,我在这儿陪她已经三年多了。”
  
  石越歉意地说:“对不起。”宋天颢苦笑了一下,拍拍石越的肩盛情相邀:“老同学,我就住在附近。多年不见,走,我们喝几杯去。”
  
  他们走过一道山涧,一间木质结构的平房出现在了面前。推门进入,掺杂着霉味、酒味的呛人气味差点儿将林青青熏倒。
  
  “石队,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到外面转转。”林青青憋着气退出来,独自走进了树林……正四处观望,突然,一阵嗡嗡的振翅声在耳边响起。
  
  是蜜蜂!林青青不由得身子一颤,循声找去。但就在林青青出神的当儿,手机“丁零零”地响起。
  
  是法医小宋打来的。小宋说,经过初步勘验,可以断定死者是被蜜蜂蜇伤后毙命的。他们又提取了死者手中蜜蜂的胃容物,结果发现这种蜜蜂很特别,是一种食肉昆虫,其体内残留的毒液足以毒死一只成年绵羊!林青青正惊愕得难以置信,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沙哑声音:“小警察,多留点神!杀人蜂可不管你是不是警察,长得漂亮不漂亮——”
  
  是宋天颢!林青青一转过身,便看到宋天颢喝得两眼通红,对着她诡异地发笑!林青青警觉地甩开他,急匆匆地去找石越报告。
  
  “石队,化验结果出来了。杀人蜂是当地野蜂的异种变形,螯刺上含有剧毒……”
  
  石越喝多了,不等林青青说完就端着酒杯凑近,大着舌头嬉笑:“青青,现在是中午,不谈工作。来,陪领导干一杯……”林青青微微一怔,随即猛地推开了石越的胳膊,本已站立不稳的石越被推得趔趔趄趄,差点儿跌坐在地。
  
  “石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所以我喜欢你、敬重你,没想到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林青青气哭了,扭身就跑。孰料,一出门便和宋天颢撞了个满怀。宋天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又用力将她推进屋内,脸孔刹那间变得狰狞:“想跑?等下辈子吧!”
  
  三
  
  形势突变,林青青彻底呆住了。石越倒显得镇定,淡然一笑:“老同学,她不过是个刚参加工作的黄毛丫头,你何必难为她?”
  
  “想不到你石越也懂得怜香惜玉,可蓝小茹死的时候,你怎么不可怜她?你,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宋天颢便判若两人,紧盯着石越愤愤地叫嚷,眼睛里含满仇恨。
  
  在坟墓前,石越想到的就是她:蓝小茹。蓝小茹也是他们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和石越一同进入了公安队伍。对蓝小茹的牺牲,石越始终不能释怀,尽管那是一次意外。那天,两人接到任务,前去解救一名被歹徒挟持为人质的小女孩。两人借着谈判专家与歹徒对话的机会翻窗进入房间,悄悄靠近了持刀歹徒。石越迅速出手,抢下尖刀,并将歹徒制服。可就在蓝小茹掏出手铐要将歹徒铐上的那一刻,可怕的灾难发生了——歹徒一耷拉脑袋,嘴巴叼住衣领一扯,丧心病狂地拉燃了怀里揣着的一枚土制炸弹。千钧一发之际,石越想到的是人质,于是抱起小女孩,踢开门板飞速冲出。不幸亦在那一刻降临:受到猛烈撞击的门板又反弹回去,重重地砸在随后冲出的蓝小茹的头上!炸弹,随即爆炸……
  
  “宋天颢,我承认蓝小茹的死我有责任,可那件事和林青青无关!”
  
  “可她和你有关系!我能看得出你喜欢这个小警察,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心上人的滋味。”宋天颢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冷不丁地从怀里掏出一只小巧的遥控器。
  
  难道,房里也安装了炸弹?石越下意识地将林青青拽到身前。而此刻,林青青也终于明白,石越早就觉察出宋天颢图谋不轨,方才故作失态赶她走,是为了让她尽早脱离危险。
  
  情形愈发危急,石越变得愈加冷静:“其实,在无字碑前我就开始怀疑你了。上大学时,你为人偏执,话少得就像根木头。可今天一见面,你竟然热情得出奇。还有,当我看到你捧的非洲菊时,我就想到了蓝小茹。蓝小茹每周都会收到一束非洲菊。那时,我和蓝小茹都感到纳闷,到底是谁送的?可惜,你的自卑心理太强了,你只是暗恋她,不敢向她表白,直到她离开人世都不清楚送花人是谁。”
  
  “不,要不是你故意害了她,她早晚会知道是我!你剥夺了我的爱!我要报复你!”
  
  原来,蓝小茹死后,宋天颢就来到碧水湾,给蓝小茹修了一座空坟,并着手实施报复计划。之所以选择碧水湾,是因为这儿曾出现过可怕的“射死牛”,他要让比“射死牛”厉害百倍千倍的杀人蜂再次出现。于是,他在胡蜂时常出没的耕地中喷洒精心配制的化学药品,在不杀死胡蜂的前提下加速体内毒素的积累和变异。而这些,石越一走进小木屋就推测出了个大概。因为屋内散发出的除了霉味、酒味,还有浓浓的农药味。
  
  宋天颢越说越亢奋:“那个混蛋一死,你一定会来调查,我的机会也就来了。我要让杀人蜂替蓝小茹报仇,我要把碧水湾变成死亡禁地!”
  
  石越唯一想不明白的是,不通人性的杀人蜂怎么会受宋天颢的控制?但宋天颢很快给出了答案——他对准窗外的一棵大树,狠狠地按下了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键。很快,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数十只体形硕大的胡蜂像被下了蛊,争先恐后地“嗡嗡”飞来。
  
  遥控器遥控的不是炸弹,而是比炸弹还要恐怖的杀人蜂窝!必须毁掉遥控器!
  
  “砰——”石越果断开了枪。子弹击中了宋天颢的手腕,他手中的遥控器“当啷”一声坠地。
  
  “青青,快关上窗户!”石越边喊边快步赶上,一把抢过遥控器扔到地上,又踩了个稀烂。宋天颢却乘机窜出房门,发出了一阵得意的狂笑:“石越,两只杀人蜂就能要你的命!”狂笑声未落,屋里已飞进了四五只杀人蜂,像轰炸机一般疯狂地向石越和林青青俯冲而来……
  
  四
  
  当刑警队员闯进小木屋时,石越正一手搂着林青青蜷缩在墙角,一手拎着浸泡着雄黄的酒瓶子,不时地往自己和林青青的头上倒。
  
  原来,石越看到宋天颢跑出门,胡蜂在他的头上盘旋,却不蜇他,当即想到是雄黄酒在发挥作用。宋天颢天天喝酒,满身酒气,屋子里也堆放着一瓶瓶雄黄酒。雄黄自古便是制作解毒剂、杀虫药的最好药材,专克蛇毒蜂毒。
  
  宋天颢没逃出多远便被警察抓获。“杀人蜂,真是可怕!”被解救后,林青青心有余悸,后怕不已。石越摇摇头,若有所思地说:“真正可怕的不是杀人蜂,而是失去理性的人心。”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