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星期五的魔鬼

星期五的魔鬼

时间:2017-02-10 作者:未详 点击:

  恐怖星期五
  
  夏天是一个让人愉快的季节,阳光充足,但在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办公室里,十津川警长正面色凝重地听着警员青木的汇报。从7月初开始,整个东京被一片阴云笼罩着。
  
  青木向警长报告:“案件是7月12日发生的。案发地点是芦苇公园附近的杂木林,受害者是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女性,叫桥田由美子,供职于某贸易公司。”
  
  由于案件需要,刑警白石被调来负责跟进这个案件。他听了青木的描述后,说:“最近,在我的辖区东长崎也发生了一个类似的案件,受害者是一个叫谷本清美的女大学生。”
  
  “哦,这么巧?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十津川很感兴趣。
  
  “应该是一周之前,7月5日。”
  
  在十津川的办公桌上,受害者的照片凌乱地摆着,它们将案发现场完整地复原出来。十津川注意到谷本清美和桥田由美子的尸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们都被勒死,而且浑身一丝不挂,甚至连手表都被摘掉扔在一边。
  
  青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有一个情况,这两个受害人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这个夏天她们肯定都去度假了。”
  
  “你怎么知道?”十津川问。
  
  青木红着脸说:“因为……她们的身体都晒得非常黑,比基尼泳装留下了白色的印痕,在皮肤上很清晰。”
  
  这确实是一条很有用的线索,十津川立刻安排青木去调查那两个受害者死前的行踪。
  
  很快,青木发回来消息,桥田由美子在夏天时去了宿务岛,而谷本清美也曾和同学去冲绳度假。
  
  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个死者之间的相似之处越来越多,她们年纪相仿,都热爱旅游,喜欢在海滩穿比基尼。她们受害的地点都距离自己的家不远,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罪犯。最重要的是杀害她们的罪犯都是B型血。而十津川注意到一个细节,她们受害的时间都是星期五的晚上。
  
  嫌疑人现身
  
  在十津川警长的带领下,搜查一课的警员们开始了紧张的调查。两个年轻女性的死亡已经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记者每天都在跟踪案情的进展。他们还把这个只在星期五作案的罪犯称为“星期五的魔鬼”。社会舆论给市政府带来很大的压力,他们要求警视厅尽快结案,给大家一个交代。
  
  根据案情的分析,十津川将目标锁定在两个受害者身边的人,又将目标范围锁定在她们常去的美容院及商店等公共领域。
  
  随着警员的不懈努力,目标范围逐渐缩小,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一个美容院的发型师佐伯的身上,他非常英俊,所以深受顾客的喜爱。
  
  更让警员们信心大增的是:谷本清美和桥田由美子虽然住在不同区域,但她们都曾到佐伯的美容院做过头发。而且,这个人符合“星期五的魔鬼”的所有条件,他身高1。73米,血型B型,还有前科。警方立即加强了对佐伯的监视。
  
  7月26日,又是一个星期五。佐伯在下班后,走进一家酒店和两位姑娘搭讪并带走了其中一位。负责跟踪的警员立刻尾随,在听到女人的呼救声后立刻冲进去,解救了差点儿被勒死的姑娘。
  
  姑娘叫枝子,一进警局就心有余悸地说:“他想要勒死我,太可怕了!”问到她和佐伯是否相识,枝子摇头,说自己只是对他有好感才一起去的旅馆。
  
  送走枝子,十津川说道:“我怀疑佐伯不是‘星期五的魔鬼’!”接着,他讲出自己的推测。之前的罪犯似乎非常迷恋黑皮肤,被害者身上都有比基尼的痕迹,而枝子皮肤白皙,而且之前作案都是在荒郊野外,这次佐伯直接将枝子从酒店带到旅馆,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人看到,难道他不知道吗?
  
  事实也正是如此。审问过程中,佐伯只承认自己与枝子搭讪,两情相悦一起去的旅馆,但后来枝子突然向他要钱,他恼羞成怒才动手勒她的脖子。
  
  枝子和佐伯两人的供词不同,导致案子必须重审,而上司检察官山本却等不及了,他怒斥十津川:“难道还不够清晰吗?都是在星期五以相同的手法作案,而且佐伯也是B型血,他绝对是‘星期五的魔鬼’,不能再让媒体指责我们无能了,这条消息立即发布!”
  
  虽然十津川心存疑虑,但山本坚持召开了发布会,宣告“星期五的魔鬼”案件已结案,凶手就是佐伯。第二天,各家媒体都以醒目的标题报道了相关事件。
  
  魔鬼再出现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在随后的星期五,魔鬼再次出现。
  
  这次受攻击的是个叫松香的公司女职员。十津川注意到她全身也被晒成小麦色,只有泳装部位留下雪白的痕迹,这证明魔鬼依然逍遥法外。
  
  松香的死使得社会舆论激化。十津川想尽快破案却找不到突破点,为何罪犯迷恋小麦色皮肤的女人呢?
  
  如果一个人整天见不到阳光,那么他就会觉得阳光很美好,被阳光晒成小麦色的女子在他眼里一定也是美的!可是这样的话,嫌犯的范围太大,还是无法破案。
  
  就在十津川愁苦时,魔鬼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他失手了。这个叫纪子的姑娘在男友离开家后,险些遭遇毒手,但巧的是男友有东西遗落而返回,结果吓退了魔鬼。
  
  获救的纪子不断哭泣,情绪稳定后告诉警方:“我刚打开门,忽然背后有人一推……他从后面勒住我脖子,威胁我不许出声……”
  
  十津川注意到纪子肤色也是小麦色,问她是否去度假了,纪子说不久前刚从海边度假回来。
  
  十津川还是不解,杂志上会刊登许多穿比基尼女子的照片,如果罪犯喜欢小麦色皮肤的女子,一定也喜欢这些杂志,可是杂志上的都是模特,而被害人都不是模特,罪犯是如何了解到曾穿比基尼去度假的被害人的呢?
  
  经过询问,纪子告诉警方,她度假后,把一些底片拿去冲印了。十津川顿时眼前一亮,忙问送到哪家店去冲印了,纪子说是东京最大的中央底片公司。
  
  真凶终落网
  
  十津川醒悟过来,负责冲印的工作人员平时很难见到阳光,有人会对小麦色皮肤的女子有好感,并且他们也是最容易接触照片的人。十津川立刻派人去调查,信息很快返回,几个受害者度假后都曾去这家公司冲印过照片。
  
  十津川下令调查公司所有负责冲印的工作人员,看是否有人符合嫌犯的特征。
  
  经过层层筛选,嫌犯锁定在一个叫佐藤弘的男人身上,29岁,已婚,有个3岁的儿子。
  
  随着案情调查的深入,十津川不敢再作停留,带着警员去拜访佐藤弘。
  
  看到警察,正在吃饭的佐藤弘面如死灰,也许他早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当十津川给他戴上手铐时,他的妻子和儿子出来了,妻子怀孕了,挺着大肚子。
  
  “不和他们告别吗?”十津川问。
  
  佐藤弘默默看了妻子一眼,又看了看儿子,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在警局里,佐藤弘神情呆滞,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向十津川要了支烟,长吸一口,反问道:“您应该看到我的儿子了,难道你没发现有什么蹊跷吗?那孩子长得和我一点儿都不像,倒和我的一个朋友很像,这不是笑话,所有人都发现了这点。”
  
  佐藤弘吐了口烟,又说:“我了解事情的真相后,就想杀了我太太。但她又怀上了我的孩子,让我一直无法下手。我整天都在不见天日的冲洗室工作,当我看到那些穿着比基尼把皮肤晒得黝黑的女人,便会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她们的媚态让我觉得她们一定会去诱惑男人……这种感觉让我苦不堪言,终于我通过工作之便窃取了她们的照片和住址。每个星期五我休息的时候,就去尾随她们,其实我不想杀死她们,但为了不让她们背叛自己的丈夫,我只有这么做……”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