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望月山庄枪案

望月山庄枪案

时间:2016-04-05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一个风雨飘摇的子夜,W市副市长许凤山家的保姆陈红去关二楼的窗子,当她刚刚打开挨着楼梯的那间房门时,门铃“当啷啷”地响了起来。陈红断定是许凤山大儿子许斌回来了,立即返身下楼,撑了把雨伞,急匆匆地向大门走去。
  
  这所宅院坐落市郊,许凤山喜欢这里交通方便,空气清新,所以,就将家安在这里并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望月山庄。
  
  当啷啷——门铃急促地响个不停。陈红加快脚步猛地将门一拉,出乎意料,门外站着的是个女人。只见她头发乱蓬蓬湿漉漉的,水珠正从她额前的刘海向下淌着。陈红将身子堵住了门口,还没等她说话,那女人先开口了:“陈红,不认得我了?”陈红定了定神,把那人仔细地打量一番,终于认出这女人竟是在许家生活过两年的儿媳妇杜娟!
  
  陈红想伸出手去,把她拦在门外,可杜娟一阵风似的穿过庭院,咚咚咚地上了楼梯。陈红忙闩好门,紧跟着也上楼。可当她走到楼梯拐弯时,突然听得楼上“砰”的一响,吓得她心肌倏然一抖,她本能地感到出了什么事了,双膝不禁软了一下。接着,又是“砰”的一响。她听清了,是枪声!就在楼上!她什么也不顾了,快步向楼上跑去。当她快到楼梯口的时候,只见杜娟手里握着手枪慌慌张张地奔了下来。陈红恐惧地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杜娟趁机冲了下去,转瞬间便被夜色吞噬得无影无踪!楼上楼下的人全被这奇怪的枪声惊醒了,挨楼梯的那间屋里亮着灯,门半掩着,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向那间屋跑去……
  
  睡在床上的许凤山副市长头已歪在枕下,直挺挺的,一动不动。血从床上滴滴答答地流着,地板上涌起了红红的一片。他死了,身上带着两处枪伤。许凤山的妻子马兰扑在丈夫身上哇哇大哭,陈红倒还镇静,拿过电话,迅速
  
  报了案。
  
  二
  
  刑警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案发现场。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法医初步鉴定许凤山身中两枪,被枪击致死,凶手系许家的儿媳妇杜娟。两个小时后,杜娟在野外被抓捕归案。凌晨,杜娟被押进了审讯室。
  
  在审讯中,负责审讯的孙局长问她杀了谁,当杜娟回答她杀死了许斌时,孙局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告诉杜娟,许斌活得好好的,她杀死的是许副市长。
  
  “啊?”杜娟仰起了头,疑惑地盯住孙局长的脸,“不,我没杀他,我真的没杀他,我上了二楼,许斌的房门虚掩着,我打开灯,许斌像死猪一样睡在床上,我冲他打了两枪,然后又去杀许凤山,他的门闩得很紧,开不开。这时,我听到陈红在上楼,里边屋里也有动静,就饶了他……”
  
  孙局长恍然大悟。清晨,他询问马兰的时候,她说,这些天许斌不在家住,老头子就睡在许斌的屋里。于是,孙局长问:“这么说来,你的目的是要杀死许凤山和许斌父子俩?”杜娟点了点头。孙局长告诉她说,昨天晚上她枪杀的是许凤山,并问她为什么要杀害他们?
  
  杜娟朝着审讯席上威严的人们怯怯地望了一眼说:“这,全是他们逼的!”然后,她下意识地镇定了一下情绪,如泣如诉地讲了起来。
  
  杜娟大学毕业后一心想找份好工作,有一次在火车上遇见了时为W市市委办公室主任的许凤山。两个人聊得挺投机。当许凤山知道她想找份好工作却苦于无门时,就答应把她调回W市。杜娟当然乐意了。可他们必竟素不相识,所以,她并没把这件事当真。许凤山的话还真灵,不上一个月,杜娟竟然真的接到选调W市的通知。许凤山接到杜娟启程的电报,便派车把她从车站接到自己家中。不过,杜娟没想到,许凤山竟让她献身来报答他。就在杜娟不知所措的时候,许凤山的夫人马兰走了进来。她一下子相中了杜娟,让她当他们家长子许斌的媳妇。杜娟见许斌风度翩翩,再加上怕拒绝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也就点头同意了。于是,杜娟住在许家了。不久,在许斌的一再要求下,便和他同居了。可她没想到的是,无论她怎么要求,许斌就是不结婚。
  
  后来许斌喜欢上了一个歌舞团的姑娘,就不要她了,她含泪离开了许家。谁知后来许斌出了车祸,没了一条腿,那个歌舞团的姑娘跟他拜拜了,这时候马兰又想到了已到一家药厂当出纳的杜娟,上门求她跟许斌重归于好。可无论马兰说得多好听,杜娟就是不答应。可没过几天,厂长把杜娟叫到办公室,劝她嫁给许斌。杜娟知道许家又在背后捅刀子了,她把这件事和好友周敏说了,周敏给她出主意说要想摆脱许家,结婚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周敏把她介绍给市科委的谭峰,两人闪电般地登记了。然而,就在他们结婚的当天,几个法警闯进来,以贪污的罪名逮捕了杜娟。无论杜娟怎样申诉,她最终还是被以贪污罪判了三年徒刑。在狱中,她几乎夜夜做噩梦,可盼到从监狱大门走出来,找到谭峰的时候,谭峰却判若两人,不再理她了。
  
  杜娟思前想后,决定给同在W市的徐大鹏打电话求助。徐大鹏在W市警察学校当教员,小时候和杜娟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他对她关怀备至,把她当作小妹妹一样。晚上,周敏值班,屋里只留下杜娟一个人,八点半,徐大鹏来了。见到徐大鹏,杜娟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徐大鹏说他什么都知道了,杜娟对徐大鹏说她准备告他们。徐大鹏气愤地让杜娟上北京告许凤山。一提北京,杜娟忽然想起了患癌症去世的妈妈。妈妈临终前告诉杜娟说,杜娟不是她生的,是一个乡下女人送的。正说话间,门开了,从门口闯进几个人来,不由分说把徐大鹏扭走了。领头的竟是瘸了一条腿的许斌!许斌抓住她的胳膊非要她回家,一股怒火从杜娟心头陡然升起,她挥手就给了许斌一个耳光,然后拔腿就跑。第二天,她去了郊外河边给母亲烧纸,这时,天快黑了,她孤身无处可去,她又一次想到了死,于是一步步地向河边走去……
  
  三
  
  杜娟正说着,孙局长打断她,问她杀害许副市长的枪是哪里来的。杜娟说捡的。见孙局长不相信,杜娟说,就在她要穿过树林去跳河的时候,看见一株柳树杈里,放着一件军衣和军用挎包,她一看,挎包里有一支手枪,五发子弹。复仇之火又在她的胸中点燃了,于是她就去了望月山庄。作完案后,她便把那支枪扔在化肥厂南侧的污水沟里去了。就在这当口儿,刑警队长邹鸣从门外风风火火地闯进来说:“经过鉴定,许凤山身上的两处枪伤系死后伤。”邹鸣的声音不高,然而却像一个猝不及防的雷霆在房顶炸响了。
  
  “那么,许副市长是怎么死的呢?”孙局长话音未落,邹鸣便接口道:“氰化钾中毒。”
  
  “啊?!”孙局长的脸色刷的黑了下来。
  
  邹鸣连忙掏出了化验单,递给了孙局长,说:“我们取胃液化验的。”
  
  登时,大家的脸上又聚重重疑云。是啊,若不是邹鸣复验伤口认真细致,恐怕很快就要宣布结案了,那样就会放纵了真正的凶手!想到这里,每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四
  
  化肥厂位于市区的东北部,在杜娟交代的抛枪地点,刑警们摸到了一把“六四式”手枪。用清水洗过之后,枪号清晰的显露出来。
  
  回局之后,邹鸣立即到技术科进行枪支痕检:嵌在许凤山身上的两颗子弹,正是从这把手枪打出来的。档案室资料员很快查出了“六四式”枪号的登记卡,持枪人为徐大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