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悬念故事 > 索命狼毒花

索命狼毒花

时间:2016-06-02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这天,北镇知县冯春刚刚吃罢早饭,城西方家大院女婿常士杰前来报案,说他岳父方老爷离奇死在家中。
  
  常士杰说,早上,丫头香草去给方老爷送早饭,喊了好几声也未见开门。香草推门进去,方老爷仰面躺着,早已死去多时。
  
  接到报案后,冯春马上和捕头铁手等人赶奔方家。只见方老爷脸色铁青,面目狰狞,身体已经僵硬;左手紧紧抓着胸口衣襟,右手指前伸,僵硬地指向众人,似乎是临死前想抓住什么东西。让人不解的是,方老爷的胸口处放着一束罕见的狼毒花!
  
  仵作说,死者双目突出,舌体吐出,左手抓胸呈挣扎状,是先惊吓后窒息而亡。奇怪的是死者身上没有任何绳索等物致其窒息的痕迹,尚不清楚方老爷的真正死因。深谙医道的冯春深知,狼毒花其根、茎、叶均含剧毒,这种花毒可使人血液滞阻,窒息而亡。方老爷全身没有伤痕,银针没有变色,莫非方老爷中了银针验不出来的狼毒花毒?
  
  冯春问少爷方玉轩昨天方老爷有无异常?方玉轩说没有,昨晚还喝了二两苞谷烧。
  
  冯春便让方玉轩详细说一下今天一早发现方老爷死时的情形。方玉轩说,他当时正在前院,忽听香草的呼喊,便和母亲一起来到父亲房中。方玉轩说父母分院而居已经十年了,至于他们为什么分房,他也不知。毕竟几十年夫妻,母亲听说父亲死了,还是赶忙到后院来了。
  
  当时,福运迎出来对母亲说,他看父亲的死状和一个人非常相像。母亲惊问:“你是说老爷的死状和夏花相像吧?”福运点了点头。
  
  看到父亲的惨状,母亲声泪俱下:“老爷啊,你是自作自受,夏花的冤魂来索你的命了!”福运说,他记得清清楚楚,夏花20年前就是服了狼毒花毒而死的。
  
  冯春问方太太夏花是谁?方老爷跟这个人有什么关系?方太太长叹一声:“夏花是老爷的相好。那时,我和老爷已经结婚,可老爷却常常背着我和她幽会。这事传到了我耳朵里,我当然不允许。为了我们家的万贯家财,老爷断绝了和她来往,没多久她就死了。福运那时在夏家当伙计,看过她死时的样子。她曾扬言说,就是变作厉鬼也不会放过老爷。老爷一直为此感到内疚,所以后来一直和我分居。我断定,是夏花的冤魂来索他的命了。”
  
  冯春说:“听香草说,早上进来时门是虚掩着的,一定有人进入,不然,门怎么可能虚掩着呢?”
  
  少奶奶葛娘道:“噢,我想起来了。昨晚来了个陌生人,那人在爹房中逗留了好长时间才离去。我侍候娘睡觉,回来时见那人才从爹的房里出来。爹送他走时,两人似乎还争吵起来。至于吵的是什么内容,我没听清。接待他的是福运叔。”
  
  管家福运说,昨晚来的客人是老爷20年前的老友,五阳道观观主、夏花的表兄叶东白。福运道:“叶东白当年和老爷共恋夏花,夏花却心许老爷。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正是夏花的忌日。”
  
  夏花的忌日竟成了方老爷的死日!
  
  少爷方玉轩说他从不相信鬼魂之说,请求冯知县无论如何要解开父亲的死因,抓住真凶。冯春一边答应方玉轩一边想,叶东白昨晚究竟来干什么?他和方老爷当年因为夏花而成仇,而今方老爷却在他离去后蹊跷死去,他会不会是杀害方老爷的凶手呢?
  
  二
  
  离开了方家,冯春和铁手马上赶往城郊外的五阳道观。
  
  路上,冯春又否定了刚才的判断。他认为,叶东白在夏花死后20年忌日前夜来找方老爷,仇杀的可能性不大。他若真想杀死方老爷,绝不会等到20年后。
  
  冯春见到叶东白说明来意,叶东白承认当年他的确和方老爷共恋表妹夏花。虽然夏花心属方老爷,但方老爷为了贪图富贵负了夏花。夏花心冷绝望,吞狼毒花毒自尽了。
  
  叶东白说,20年的恩怨早就化为了虚无,夏花死后不久,他心灰意冷,于是进了道观,从此脱离凡尘。
  
  冯春问叶东白,昨晚他到方宅和方老爷谈了什么,分手时又为何事而争吵?叶东白说,今天是夏花20周年忌日,他去找方老爷,想让他出资做个道场。夏花因他而死,理当由他出资。可方老爷不依,他们这才吵起来,谁料当晚他却蹊跷而亡。
  
  冯春从叶东白自如的谈吐和对20年前往事并无遮掩的情况来分析,可以排除他杀害方老爷的嫌疑。那么,真凶又会是谁?
  
  辞别了叶东白,冯春便乔装改扮,和捕快铁手来到城中一品香茶楼。茶客们果然在谈论着方老爷被害一案,人们对方老爷褒贬不一,有一汉子竟对方老爷的死拍手称快。冯春觉得奇怪,汉子走后,他便和铁手尾随而去。
  
  在一个巷口,铁手拦下汉子,亮出名头。冯春问他为何在茶楼对方老爷的死拍手称快,汉子说:“大人,像方老爷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早就该死了。”
  
  冯春问汉子为什么如此说,汉子道:“大人可知方家是怎样发迹的吗?”冯春便让汉子详细说说。汉子说,方老爷是靠挖掘古董发的财。15年前,方老爷和一个结义兄弟共同盗掘了一个秦代王侯之墓,得了无数的奇珍异宝。为了独吞这些财宝,方老爷害死了这个人。
  
  冯春问汉子:“那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汉子说,他曾是方老爷的朋友,有一次方老爷和他喝酒,酒醉说了真情。事后方老爷自知失言,要给他100两银子封嘴,被他拒绝了,从此他就和方老爷断绝了往来。今天听说方老爷死了,他才叫好的。
  
  冯春问汉子可认得当年被方老爷害死的那个人,汉子摇头说他不认得。不过,他记得很清楚,方老爷说那人绰号叫“鬼吹灯”,家住城西八里铺。虽然是酒话,但他坚信方老爷当年所说的话是真的。
  
  汉子走后,冯春想,方老爷的死会不会跟当年这事有关呢?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探访一下“鬼吹灯”有没有后人。于是,冯春和铁手又马不停蹄赶往八里铺。到那儿一打听,村民们告诉冯春,“鬼吹灯”已经失踪了十五六年了,因为日子过不下去,媳妇带着5岁的儿子改嫁了,至今下落不明。
  
  回来的路上,冯春暗自想,方老爷会不会是“鬼吹灯”的儿子害死的呢?
  
  三
  
  后半夜,冯春又得到方家人报案,方家少爷在子夜时又离奇死在了家中。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短短两天,方家竟然连丧两命!冯春连夜赶往方家,勘查现场后惊异地发现,方玉轩的死状和方老爷一样,胸口处也放着一束狼毒花!
  
  福运说,晚上,他一个人在灵堂内为老爷守灵,因为困倦想喝壶酽茶,便去厨房取。回来时发现,老爷的灵前站着一个白衣白裙的年轻女子,正伸出纤纤素手在摸老爷的脸。福运只看见其背却看不清脸面,从背影上看,很像早已死去的夏花。
  
  福运战战兢兢地问:“你是谁?”那女子缓缓转过头来,福运大骇,女子果真是夏花的鬼魂!
  
  女鬼轻轻地说:“少爷他不信,我今晚就给他颜色看。我要让方家的人一个个变成和我一样的孤魂野鬼!哈哈哈……”
  
  福运吓得大呼有鬼。方玉轩从室内走出,福运哆哆嗦嗦地说他看见夏花的鬼魂了。两人找遍灵堂周围,只见茫茫夜色,哪儿有什么鬼魂?方玉轩说福运看花眼了,安排人替换福运守灵,自己回房休息了。
  
  小伙计二蛋儿也对冯春说,半夜时他去给老爷烧纸,忽见少爷屋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白色衣裙的年轻女子。二蛋儿揉眼一看,那女子向后院走去,轻飘飘落地无声。二蛋儿知道,鬼走路是没声的,吓得“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回跑:“不好了,有鬼呀!”恰巧常士杰走过来:“二蛋儿,瞎喊个啥,哪儿来的鬼呀?”二蛋儿说鬼去了后院了,常士杰和两个家人去了后院,只听见草丛间蛐蛐的叫声,哪有什么鬼影?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