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阿P幽默 > 阿P租房

阿P租房

时间:2012-03-30 作者:杨好 点击:

  阿P和小兰在市区租了个二居室,房东是一对老年夫妇。就在房租还有三个月要到期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新状况:阿P的小舅子要到外地发展,他提出把自己的房子无偿让给姐姐和姐夫住。这是个好事啊,夫妻俩每个月花在租房上的钱可不少,这下可以省了,阿P很高兴。可在准备搬家时,他又想到自己现在租的房子还有三个月才到期,这么一来,这三个月的房租不就等于白给了嘛,这就不划算了。阿P为此十分纠结。

  说来也巧,这时候,同乡刘翠花也到这座城市来打工,正在为找一个合适的房子而犯愁。阿P听刘翠花这么一说,心思立刻就活了。自己眼下租住的这个房子,虽然只剩三个月租期,可他打听过,租给他房子的那对老年夫妇,前几天已经到美国给儿子照看孙子去了,估计没有半年是回不来的。阿P就是这样的人,脑袋瓜子好使,爱占小便宜,他想啊,如果现在把这房子租给刘翠花,赚几个月的房租那是必须的,要是房东老夫妻俩赶不及回来收房子,那说不定他阿P赚得还会更多。

  为了稳妥起见,阿P特地给那对老夫妇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是这房子三个月后他不再续租了。之所以不打电话,只发电子邮件,这就是阿P的聪明之处,因为那对老年夫妇在美国,带孙子,够忙的,平时未必还有闲工夫上网,这封邮件发归发,但他们未必会及时看到,那就给阿P留了空子可以钻。

  刘翠花是个二十多岁的待嫁姑娘,出手倒大方,搬进阿P租住的房子里,当即就把半年的房租提前付了。数着花花绿绿的钞票,阿P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不费吹灰之力,就白赚了三个月房租,只有他阿P,才会有这样的聪明才智!

  三个月后,一天晚上,阿P和一帮同乡在酒店聚餐,酒意正酣,突然接到刘翠花的电话,说她卫生间里的灯不亮了,要阿P有时间来修一修。阿P满嘴喷着酒气,连连拍着胸脯说道:“翠花,你尽管放心,修个灯在我阿P手里就是小菜一碟!你等等,我这饭局一散,立马就过去给你修好咯!”

  哪料刘翠花在电话那头尖声叫道:“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阿P,我可是黄花闺女,瓜田李下的,你甭打什么歪心思,白天找个时间就行了。”

  “是是是。”阿P连连点头,不敢再瞎说了……

  第二天一大早,阿P正准备去刘翠花那里把灯修了,还没走出家门,却见刘翠花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没等阿P发问,刘翠花伸手“扑”一下,把一个东西扔到阿P脸上。那东西扔过来,倒不怎么疼,但是一股难闻的臭味直往阿P鼻孔里钻,阿P下意识地伸手朝脸上一抹,放到鼻子边一嗅,胃里立刻一阵翻江倒海,恶心死了,原来,砸在阿P脸上的,是一只臭鸡蛋!

  刘翠花站在客厅里,双手叉腰,大声嚷嚷着:“平时只知道你爱耍点小聪明、贪点小便宜,没想到你还动了色脑筋,你让我以后怎么有脸见人啊?”刘翠花说着说着,就号啕大哭起来。

  原来,就在昨晚,刘翠花正在卫生间洗澡时,似乎听到客厅里有动静,她就披着浴巾,打开了卫生间的门。突然,刘翠花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站在卫生间门外,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刘翠花吓坏了,手一抖,披在身上的浴巾脱落到地上……那个男人愣了一会儿,慌慌张张地夺门而逃。

  阿P一听,慌了:“昨……昨晚酒喝多了,我明明在家睡了一夜,这点小兰可以作证啊……对了,你说的那个男人长得什么样?看清楚了吗?”

  “我吓都吓死了!再说,客厅灯是关着的,男人在暗处,我能看清楚吗?”说到这儿,刘翠花的火气又上来了,“得,你甭跟我装蒜,只有你有这房子的钥匙,那色鬼不是你,还能有谁?告诉你,阿P,这事没这么便宜你!”

  刘翠花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房东夫妇都是老年人,而且又去了国外,不可能是他们。剩下来就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入室盗窃的小偷,另一个就是他阿P。如果小偷上门,只会偷偷摸摸地拿东西,看女人洗澡可不是贼上门的主要任务呀!而阿P,手头有钥匙,还喝了酒,酒后乱性,什么事做不出来?而且先前刘翠花已经打电话说了修电灯的事,他完全有可能嘴上答应明天来,暗地里却偷偷上门了……

  刘翠花上门来时,小兰还没去上班,全看在眼里,一直默不作声。等刘翠花走后,她看了看阿P说:“你忘了,我弟弟也有一把钥匙,当初是我配给他的,是怕万一有什么事,作为备用的。再说,他昨晚也回来过,说是临时来取一些东西,拿了东西后就走了。”

  “什么?”阿P一听,埋怨起小兰来,“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小兰没好气地说:“你昨晚酒喝多了,睡得像死猪一样,我能喊醒你吗?”

  事已至此,阿P知道再埋怨也没有用,于是和小兰分析了半天,一致认定这事就是小舅子干的。小兰想了想,声色俱厉地向阿P下了最后通牒:“不管怎么说,这事你得扛着,不能说是我弟弟干的,他还没女朋友,传出去多难听呀,不能因为这事误了一生。”

  听小兰这么说,阿P顿时豪情万丈,这叫啥来着?对,忍辱负重、委曲求全、能屈能伸,为了老婆家里人的利益,做老公的甘洒热血写春秋……

  阿P决定去跟刘翠花“自首”,他先是屁颠屁颠地去了水果市场,本来就想随便买点水果,后来索性一咬牙买了个精装的果篮,拎着来到出租房。

  见了刘翠花,阿P不好意思地开了口:“翠花,我也是心急,急着想帮你把电灯修好,所以那天喝完酒后就赶到你这儿了。我敲了半天门,没人答应,就用钥匙开了门。当时酒喝多了,一时摸不到电灯开关,吓着了你……不过,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你想啊,我本来眼神就不好,又喝得懵了,能看到什么呀?”阿P说得很诚恳,就差眼泪哗哗了,说着还把果篮往刘翠花这边推了推。

  刘翠花见阿P道歉态度不错,又想着真要撕破脸皮,这房子也就住不下了,但另找房子实在麻烦,她不愿折腾,也就偃旗息鼓了。

  这件事终于被阿P摆平了,只是事后再路过水果摊,阿P不禁为那一个果篮心疼,虽说也就两百来块,但那一分一毛都是他抠下来的私房钱,要放在平时,他是断然舍不得买的。

  一个多星期后,小舅子回来了,阿P当即把他狠狠地数落了一番,小舅子一听,立刻急白了眼:“姐夫,你说什么呀?那天,我公司的车子就在楼下等着,我赶时间都来不及,哪还有那心思?”小舅子一口否定,看样子不像是在说谎。小舅子这么一说,一旁的小兰立马跳了起来:“好你个阿P,一定是你趁我睡着的时候,惦着刘翠花,偷偷跑了过去,现在出了事想赖在我弟弟身上,你用心好歹毒啊!”小兰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小兰一哭,小舅子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姐夫,我这么信任你,连房子都让给你住,你却这样对待我和我姐,哼,现在请你出去!”阿P还想解释,小兰早已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阿P的东西全扔出了门外。

  就在这时,阿P的手机响了,一接电话,是刘翠花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有人要赶她走,让阿P赶紧过去。阿P不敢怠慢,立刻赶到出租屋,一看,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凉了半截,他见到的是一对老年夫妇,正是房东啊!

  房东夫妇这次是特地从美国赶回来的。此前,房东收到了阿P的邮件,对自己的房子很担心,正好儿子要回国办一些事情,于是就托儿子来照看一下房子。那天,房东的儿子来到了出租屋,走进房里,竟然看见了一个裸体女人,他顿时吓坏了。虽然长期住在国外,但遇上这种事情禁不住也吃了一惊,他怕那个女人知道他是美籍华人后会借机讹诈,所以就逃走了。办完事后,立即回了美国。房东夫妇最后说道:“我们听儿子这么一说,对这房子很是担心,所以就决定提前回国了。”

  刘翠花在一旁气得浑身发抖,瞪大了眼睛,活像一头愤怒的母狮,恨不得一口把阿P吞了。阿P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于是赶忙掏尽口袋里所有的钱,全塞到房东手中:“我决定再延长租期三个月,这里有两千元钱,你们先拿着,剩下的房租,过几天我亲自送给你们。”

  一场危机终于消除了,可阿P心疼那些钱,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终于有证据可以向小兰证明,那天晚上看到刘翠花洗澡的是房东的儿子,他阿P可是清清白白的,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一下子又好了起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