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惊魂荷花泡

惊魂荷花泡

时间:2017-08-14 作者:未详 点击:

  1。鬼音
  
  大清光绪年间一个夏日的早上,京南大兴县的富户刘仁达正在吩咐下人们一天的活计,却听到一阵猛烈的拍门声,接着,就有个中年女人沙哑着喉咙开骂:“刘仁达,你个挨千刀的!把我男人吓病了,你倒当起了缩头乌龟,连个面儿都不敢露了。你还是个男人吗?”
  
  刘仁达强忍住一腔怒气,过去开了门,只见杨家武馆杨馆主的泼妇夫人正两手叉腰,瞪圆了眼睛,满嘴唾沫星子乱溅,不知还有什么难听话要出口。他忙着赔上笑脸:“嫂子,有什么话好好说,干嘛大清早就在这里骂上了?再说了,我咋就把你男人吓病了?你也得跟我说个缘由不是。”
  
  杨夫人一听这话,反倒更急了:“谁不知道荷花泡子闹鬼呀?你还非把他拉到那里去喝酒。看看,把他给吓病了,说了一宿胡话。我看你就是存心要害他!”
  
  刘仁达懒得跟她胡搅蛮缠,忙着说道:“我跟你去看看杨兄弟!”他回身喊过管家,要了十两银子,又让他赶快到医馆去请大夫。管家应了一声,忙着去了。他也跟着杨夫人,快步赶往杨家。
  
  杨夫人一边走一边仍是不停嘴:“我早就觉察出来了,你跟我家男人走得这么近,就是心怀鬼胎。你说,你是不是惦记我的容貌啦?就想害死了他,好娶我。这可有谋害人夫之嫌,是要抓进大牢里的!”
  
  刘仁达只顾跟她走着,任她自言自语,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不可理喻之事。
  
  那就是荷花泡的鬼音。
  
  京城之南,便是大兴县。但大兴县城,却离京城很远。刘仁达家,就住在大兴县城,可他家的地,却就在城外。他家地的边上,就是荷花泡。那荷花泡已不知有了几百年,水面阔大,水质甘洌,常年不枯,水中鱼游虾戏。边上芦苇丛生,很多鸟儿赶来做窝繁育,鸣鸣啾啾,不绝于耳。刘仁达看到这么大的水泡闲置在那里,十分可惜,使了点儿银子,然后就占了一块水泡,种起了莲藕。荷花泡原先是没有莲藕的,只因形状像荷叶,才给它起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现在长出了荷花,才名副其实,真是荷花泡了。
  
  荷花一开,京城里的很多人赶来观赏,更有人涉水去采摘荷花,这就影响莲藕的收成了。刘仁达在泡子边上搭起了窝棚,派下人轮流看守。但就在这时,荷花泡上忽现鬼音,把那些看守的人都给吓回来了,再没人敢去。刘仁达不信鬼神,亲自赶过去查看。那晚,月如钩,星璀璨,微风徐徐,泡子上波光粼粼,煞是好看。半夜时分,忽然传来几声惨啸,震得整个泡子都在抖动,更震得刘仁达撕心裂肺,说不出的烦恶。下人们更是害怕得不行,不等他说话,扶着他就跑了。
  
  刘仁达是个不信鬼神的人,他不相信鬼音之说,但又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要制造出那么大的动静,非人力可为。可除了人,还有谁能制造出来?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人还就是这样,越是想不明白的事,就越要想明白。于是,他就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杨家武馆的馆主杨亦方。
  
  敢在京城边上开馆收徒,杨亦方的武功可见一斑。不敢夸海口说是天下第一,但寻常武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昨天下午,刘仁达找到杨亦方,邀请他晚上去喝酒,杨亦方爽快地答应了。他们先在县城里喝,喝到半截,刘仁达就嚷嚷县城里没有景致,这酒喝着无味,说他知道一个清幽无比的好地方,问杨亦方想不想跟他一起去。杨亦方马上响应。刘仁达就叫来马车,拉着他和杨亦方,还有酒菜,奔了荷花泡。
  
  他们来到窝棚前,喝酒赏花观月,吟风颂雅,正喝得高兴,忽听鬼音又起。两个跟来的下人,拔腿就跑。就连那马,也惊得人立而起,亏得拴在桩子上,这才没有惊跑。刘仁达强自镇静。杨亦方惊得跳起来,问道:“这是什么声音?”刘仁达就激他说:“人人都说这是鬼音,我却不信。杨兄弟你艺高人胆大,想不想陪我去一探究竟?”
  
  杨亦方却说道:“我今天酒喝多了,有武艺也使不出来。不若明天晚上,咱们再来吧。”刘仁达也知道他喝了不少酒,可能真施展不出功夫来,更何况这事儿又不能勉强,只得应了,跟一道回了县城。
  
  连最有名的武师都给吓病了,倒不知还有谁能帮他解开这个鬼音之谜?
  
  2。起祸
  
  刘仁达赶到杨亦方家,只见他躺在床上,虽是大热的天,却还盖着被子,身子仍是不住地发抖。刘仁达没想到他竟如此胆小,被鬼音吓成这样,心里很是不安,从袖袋里掏出那锭银子,塞给了他。杨亦方不肯要,他老婆一把抢过去。
  
  片刻之后,管家带着大夫赶来了。大夫给杨亦方号过了脉,又问明了得病的情形,然后就说,此是惊吓所致,吃几副压惊定神的药也就好了。管家拿了方子,寻着生药铺去抓药,刘仁达告辞出来,不免心事重重。他正低头走着,不意与人撞了个满怀。他忙着赔不是。抬头一看,才看清撞到的是教堂里的洋神父约翰,他就笑道:“约翰神父啊,对不住,撞到你了。没事吧?”
  
  洋神父约翰是个中国通,个子不高,胖胖的,脸很白,头发却黄黄的。约翰忙着摆手,说:“没事,没事。刘先生,你有什么心事吗?我看你很忧虑的样子。”
  
  刘仁达一转眼珠儿,忽然想到,中国人就爱讲个鬼神精怪,倒不知这外国人讲不讲。他就问道:“约翰神父,我问你,你们外国人,信鬼吗?”
  
  约翰说,他们在中世纪的时候信过,吸血鬼,可怕的,但谁都没有见过,到后来,就不信了。刘仁达凑近了他的耳朵,小声说:“咱这县里就有鬼,你信吗?”约翰大摇其头:“我不信。”刘仁达接着问他:“那你有没有胆子陪我去看个究竟?”约翰点头应道:“好的。”两个人就约定,今天晚上八点钟,在教堂门口见。
  
  刘仁达转身正要走,约翰神父忽然叫住了他。原来,约翰神父想办一所学校,专门教授孩子们外语,但苦于没有经费,他正四处筹措,本来就要去找刘仁达,一碰到他,就讲起了鬼的事,把他的事给岔开了。刘仁达一听说是让他掏钱,就推说眼下青黄不接,手头儿也紧张,等到了秋天再说。约翰点头说:“那好,我到秋天再来找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