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人陀奇情传

人陀奇情传

时间:2017-08-30 作者:未详 点击:

  1。夜半盗宝
  
  清咸丰十年秋后的一天,刚过午后,天色有点阴沉沉的。在北京城的一片空地上,围满了一圈人,个个伸着脖子,大瞪着眼睛看一老一少在杂耍。那老者约莫五十来岁,干瘦而精壮;那小者不过十二三岁,聪敏而机灵。只见那老者一打抱拳,高声道:“各位父老乡亲,在下专以陀螺为艺,行走江湖多年,人送外号‘老螺子’。此乃犬子,人称‘小螺子’,今日特来京师献丑,讨口饭吃。还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说着,老螺子一扬手,从腰中盘出一条长鞭,小螺子望半空一抛,只见一个脸盆大小的陀螺打着旋朝下落,就在快要落地的一瞬间,老螺子鞭梢一挥,将陀螺圈住,再一甩,那陀螺便在地上滴溜溜地直转。只这招一亮相,就赢得了满场的喝彩声。
  
  然后小螺子又抛来一个略小的陀螺,老螺子同样用鞭梢带住,转在地上。就这样,一个抛,一个接,一连有十多个,皆是从大到小,最后那小的几乎看不见,只如一粒花生米般大小。十几个陀螺全在地上滴溜溜转悠,场面煞是热闹。老螺子不时手扬长鞭,这个抽一个,那个打一鞭,鞭声响处,陀螺转得更是欢快。
  
  过了一阵,老螺子场中站定,先是狠狠地抽了几鞭最大的陀螺,然而将次大的陀螺用鞭梢带住,轻轻一扬,那陀螺便飞在最大陀螺的上面,两个陀螺各自还在悠悠直转。此后,老螺子将陀螺按大小,一个个次第高高地摞起来,竟如同一个大活人原地转圈一般。人群中顿时掌声不断。时不时有人往场子里撒钱。
  
  老螺子越发兴致高昂,正要拿出最好的把戏时,突见远处有人高声喊道:“跟着洋毛子抢宝啦!”众人一听,登时四散而去,老螺子和小螺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见人都散了,便从场上捡起钱,收拾好家伙,挑着杂耍担子,准备回到暂时栖身之处的桥洞里。
  
  两人拐到一个小胡同,忽见几个洋毛子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从后边走来,嘴里呜哩哇啦地乱喊乱叫,有几个怀里还抱着东西,走到老螺子身边时,一个似乎嫌老螺子挑着长长的担子阻碍了他走路,便一脚踢向老螺子的担子,老螺子何其灵活,腰身一扭,担子打着旋转向一边。那洋毛子一脚踢空,重心失控,差点摔倒在地,两手一松,抱在怀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老螺子仔细一瞅,内心大惊,赶忙带着小螺子拐向一个更小的胡同。只剩下几个洋毛子在后面叽哩呱啦的大喊大叫。
  
  待洋毛子走了老远,老螺子将担子藏在一土墙边,对小螺子说:“去跟着他们,看他们住在哪里,别让他们发觉了。”小螺子不解地问道:“爹,跟踪几个洋毛子干啥?”老螺子指指怀里,道:“刚才,从那毛子怀里掉出来两件宝贝,有机会把它弄出来。”小螺子心神意会,立即跟了上去。
  
  天黑时分,小螺子回来,说:“爹,我探明了,洋毛子就住在离此不远的地方,你说的那宝贝被那人藏在床底下。我还偷了两身洋毛子的衣服,你看。”老螺子接过衣服一抖,不禁一笑,道:“这就像戏服一样,看来洋毛子也不过如此,并非什么西方神圣。今晚,咱俩将宝贝取回来。”
  
  两人换上洋毛子的衣服,小螺子身材小,穿上后空荡荡的,老螺子拿把剪刀剪巴剪巴,用线一扎,而后借着夜色直奔洋毛子驻地。洋毛子们还都聚在一起大吃大喝,有的已醉得东倒西歪。小螺子找到藏宝之处,从窗户上打开一条缝钻进去,找到宝贝后递给了在外等待的老螺子。
  
  老螺子和小螺子拿着宝贝回到桥洞,脱掉洋毛子的衣服扔到河里。小螺子点上蜡烛,问:“爹,我当是什么宝贝,不就是一个鸡头和一个羊头么?”老螺子正色道:“小孩子家不懂事。我听师傅说过,这是圆明园的稀世珍宝,原有十二个生肖头像,这应该是其中两个,叫鸡首和羊首。现在朝廷上下,腐败无能,洋毛子入我中华大地,烧杀抢掠,国宝零落啊!”说着,手抚宝贝,喃喃道:“儿子,你记住,此次咱俩虽为大事而来,但不论何时,只要尚有一丝之力,就定不能让国宝落入洋毛子手中。”小螺子严肃地点了点头。
  
  次日,老螺子将鸡首和羊首藏好,带着小螺子再次来到街上卖艺。正耍得兴起,突从人群里走出来几个管家模样的人来,其中一个一把拉住老螺子,说:“你们两个,立即收拾一下,跟我们去澍王府。后天是我们王爷的生日,你们俩好好表演,王爷高兴了,会有重赏,要是演砸了,小心让你们俩的脑袋搬家。”
  
  老螺子表面装作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内心却暗暗兴奋,心想大事可成矣。
  
  2。行刺失手
  
  老螺子和小螺子收拾好东西,跟着管家来到一处大宅院里,院里已经聚集了好几家江湖杂耍班子。原来这王爷不是别人,正是澍亲王。这澍亲王不爱看戏,不喜听唱,唯独好看各色杂耍,每年过生日,都会请各方艺人前来献艺。后来由于每年都是一些重复了无新意的玩艺儿,也就觉得有点腻歪。今年突发奇想,派管家四处搜集那些游方艺人,看有没有新奇好玩的花样。于是管家就满京城到处搜荡,当看到老螺子的绝艺时,顿时乐开了花,心想王爷看了肯定高兴。
  
  老螺子和小螺子住在一间杂货棚里,有人定时送饭,而后就是习练技艺。
  
  两天后,澍王爷在王府大摆宴席,大厅四周坐满了前来贺寿的高朋宾客,只在中间留出一块表演场地来。菜过三巡,酒过五味,约莫午时许,只听管家高喊一声“王爷贺寿表演开始”。先上来一个耍猴的,无非是逼着猴子翻跟斗,学人样,算算法,最后小猴子一弯腰作个揖,来给王爷拜寿。澍亲王给了赏。又上来一个变戏法的,将水中的金鱼变没了,手中却飞出一只纸凤凰,也向王爷点头摇尾,澍亲王也给了赏。此后吹口技的吹百鸟朝凤、高空飞人的惊险无比……王爷的酒越喝越多,表演也一场比一场精彩,众宾客们看得如痴如醉,两眼迷离。
  
  直至黄昏时分,才轮到老螺子和小螺子上场。此时大厅四周点上了粗芯蜡烛,照得整个大厅亮如白昼。老螺子一身黑衣短打,往厅中一站,四周略一抱拳,看见主座上还坐着一个洋毛子,心中略略一震。而后一扬手抽出鞭子,小螺子就将陀螺一个个抛了过去……王爷微醉的脸上刹时有了精神,连连拈须道:“有趣!有趣!”就连众宾客也都大张了嘴巴。
  
  此时老螺子已将所有的陀螺摞成了直直一排,滴滴直转。猛然,小螺子一个鹞子翻身,来到场子中间,头顶地,脚朝天,两手使劲一摁地,身子就溜溜地转了起来。老螺子向四周又一抱拳,洪声说:“请各位老爷看仔细了,下面是小子的看家本领——人陀!”言毕,手中鞭子一扬,只听“啪”地一声脆响,向小螺子抽去。澍亲王及众宾客顿觉身上一紧,仿佛那鞭子抽在自己身上一般,但个个还是两眼勾直,一刻不敢错过。鞭子响过,小螺子刹时旋转如飞,上下一线。与旁边一直旋转的那排陀螺相映成趣,让人看得甚是目眩。
  
  老螺子又猛抽了几鞭,小螺子愈发转得猛烈。而后老螺子将鞭梢一点,那长长的鞭绳就势缠在了小螺子的腰上,手中只剩下尺把长的鞭杆。老螺子两脚立稳,发一声喊,将手中鞭杆用力一甩,只见小螺子被鞭绳高高拽起,直线般甩向了澍亲王。澍亲王还没反应过来,小螺子已经紧紧地骑在了澍亲王的脖子上,掏出一把尖刀,刺向澍亲王的咽喉窝。澍亲王一时酒醒,将手中的精玉酒杯一横,挡住了咽喉窝,小螺子手中的尖刃刺在了酒杯上。澍亲王的亲兵赶紧上前,把小螺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老螺子见行刺失手,一发鞭,陀螺被抽得四下乱飞,暗器一般,打得宾客们嗷傲乱叫。那个洋毛子也吃了一惊,瘫坐在桌子底下。很多护兵一齐上前,将老螺子也擒了,与小螺子一起押在私牢里。
  
  第二天上午,澍亲王从惊吓中醒过来,来到私牢,亲审老螺子和小螺子,问是谁派来刺杀他的。老螺子凛然道:“十多年前,你杀害了我师傅,我是来为师傅报仇的。”澍亲王一愣:“你师傅就是‘滚三刀’?”老螺子道:“正是。我师傅杀洋人,扬国威,有什么不对,你却刀口对内,残害同胞。”澍亲王也咬牙道:“只恨当时没能赶尽杀绝,致此后患。”老螺子仰天长笑:“虽然今日失手,却也让你饱尝十余年失子之痛,又何尝不快哉?”澍亲王猛然一愣:“你……你偷走了我的儿子?”老螺子面不改色:“本来我想看一出大戏,儿子手刃亲生父亲的大戏,只是没能看到……哈哈哈哈……”澍亲王上前一把脱掉小螺子的裤子,见小螺子屁股两边对列着两块红色胎记时,猛然口喷鲜血,失声叫道:“我的儿啊!”
  
  3。远走高飞
  
  从刚才澍亲王审问老螺子的过程中,小螺子也听出了一些门道。难道眼前这个要刺杀的人才是自己的亲爹,而自己是被老螺子抢走并养大的?
  
  小螺子呆呆地站在原地,任澍亲王抱着又哭又涕:“儿啊!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刚出生不久就被他抱走了,此后你额娘思念过度,泪尽而逝。苍天有幸,咱父子分离多年,今日得以重新相聚。儿啊,以后这诺大的家业都是你的。”
  
  有人早拿来一套新衣服,七手八脚给小螺子换上了。澍亲王抽出一柄短剑,递与小螺子:“儿啊,就是这个人,让咱父子骨肉分离,播下仇恨。来,你亲手将此人斩了,以雪此恨。”
  
  此时,小螺子早已相信了自己的命运,却又显得六神无主。他一会儿看看相依为命十年之久的老螺子,一会儿又看看从未见过却又有骨肉之缘的亲爹。突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将剑尖反向抵住自己的咽窝,对澍亲王道:“你想要我归亲也行,但一定答应我一个条件,不能杀我爹,他养了我十年,待我如亲生儿子。如果不能答应,今天,我就与我爹同归于尽。”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