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最后一场狗戏

最后一场狗戏

时间:2017-01-28 作者:未详 点击:

  康熙年间,河间府静海县有一户姓吴的人家,种着几十亩田,家境也算富裕。美中不足的是,夫妻俩50多岁了仍没有子嗣,尽管四处求医问药,却毫无效果。二人只好整日吃斋念佛,乐善好施,恳求菩萨保佑,希望观音能给他们吴家送个儿子。
  
  这年冬天,吴氏夫妇去城西的大悲寺烧香拜佛,回来路上隐约听到有婴儿的啼哭声。二人大喜过望,以为菩萨显灵,急忙循声找去。穿过一片树林,二人找寻半天,终于来到一处破败的土地庙前。只见土地庙里卧着一只黄狗,并没看到什么婴孩。吴氏夫妇失望之极,正要准备离开,忽然听见里面又真切地传出婴儿的哭声。二人赶忙将黄狗从庙里撵出,这才发现黄狗的身下卧着4只小狗崽,同时还有一个赤身的婴儿,正哇哇大哭着。
  
  看到眼前的景象,吴氏夫妇都惊得目瞪口呆,等回过神来,赶忙把那婴儿抱起来,一看还是个男婴,大概有半岁左右,顿时把二人乐坏了。吴老爷子赶忙脱下身上的裘皮大衣,将婴儿包裹起来,带回了家。那只黄狗带着它的四个小狗崽也尾随而至。
  
  因为这个婴儿是从黄狗那里抱养来的,于是吴氏夫妇便给他取名“吴沟生”,从此宠爱有加,对那只黄狗和它的狗崽也十分善待。
  
  起初,吴氏夫妇捡回吴沟生之后,花重金聘请了一位奶妈,专门给他喂奶,谁知每次奶妈给吴沟生喂奶之时,他都大哭大闹,无论如何都不吃,反而认准了那只黄色母狗,只吃它的奶,而且吮吸得津津有味。吴氏夫妇没有办法,只好把奶妈辞退了,任由那只母狗给他喂奶。
  
  一年之后,吴氏夫妇决定为吴沟生举行“抓周”,请来了亲戚四邻庆祝。堂屋的供桌上摆着算盘、钱币、毛笔、土块、印章和刀剑等物,吴氏夫妇将吴沟生抱到桌前,任由其抓取。谁知吴沟生对桌上的物件丝毫不感兴趣,视而不见,反而跌跌撞撞地跑到卧在桌子下面的狗崽旁边,一把扯下狗脖子上的小铃铛,高兴地玩耍起来。众人见状哄堂大笑,吴氏夫妇也只好陪着笑脸,但心里却十分无奈,也许这孩子前生就与狗结下了不解之缘吧!
  
  吴沟生长到六七岁时,虽然聪明伶俐,就是不喜读书,每天跟狗腻在一块儿,有几次气得吴老爷子大发雷霆。他一怒之下,把家里所有的狗全都撵了出去。吴沟生为此寻死觅活,几度离家出走,最终迫使吴氏夫妇妥协让步,把狗又请了回来。等吴沟生十五六岁时,虽然父母指望着他将来能考取功名,出人头地,但吴沟生并不把功夫放在读书上,对功名也毫无兴趣。更可气的是,他自幼被娇惯坏了,不喜欢下地劳作,一干农活就打不起精神,整天只晓得逗狗玩。
  
  这些年来,当年的那只黄狗跟它的4个狗崽已经繁衍了十好几代,数量已经有三四百只,吴沟生不舍得将它们撵走,而且如果看到街头的流浪狗,也心存不忍,便全将它们收留在家。这数百只狗在吴家全都穿着衣服,住着屋子,好吃好喝,悠闲自在,吴家为此添了很大的开销。吴沟生对这些狗如同兄弟姐妹一般爱护有加,吃饭睡觉也在一起,简直到了痴迷的地步。
  
  吴氏夫妇一次次劝儿子好好读书,将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可是吴沟生根本听不进去。夫妇二人整日唉声叹气,毫无办法。这时有人劝他们给吴沟生娶个媳妇,说兴许有了媳妇的管束,吴沟生就能走上正道了。夫妇俩觉得有道理,便托媒人四处给儿子提亲。谁料女方家里来人一看,整个吴家竟是狗的天下,院子里,房间里、屋梁上、书桌上、地上跑的、床上睡的都是狗,白狗、黑狗、黄狗、花狗、老狗,小狗、公狗、母狗,各种各样的狗都有,而吴沟生与这些狗正玩得起劲。于是都吓得溜之大吉。从此再也无人肯给吴家提亲了。
  
  眼看自己儿子的婚事没了指望,吴老爷子气得急火攻心,不久就去世了。没多久,吴沟生的母亲也忧郁成疾,撒手人寰了。
  
  从此,吴沟生没有了父母的约束,跟他的几百只狗玩得更疯了。因为吴沟生不务正业,吴家很快就败落下去。为了维持自己和这几百只狗的生计,吴沟生卖房卖地,不久就将偌大的一片家业折腾得一干二净。他自己只好搬到郊区,搭了两间茅草房住下,伴随他的只有那些朝夕相伴的几百只狗。
  
  因为家产已经变卖光,自己没有功名又不会种地,没有任何收入,爱狗如命的吴沟生也只得想法子找一个让自己以及那些狗们衣食无忧的办法。
  
  一天,吴沟生在大街上溜达,正好看到一个耍猴的人,只见那人一敲小锣,十几只猴子便翻起跟头来,围观者不时爆发出阵阵喝彩声。猴戏演完后,人们纷纷解囊,将一枚枚铜钱丢到一个盘子里。见此情景,吴沟生顿时茅塞顿开。他兴冲冲地回到住处,跟狗们说了自己的计划,随后找来一面小鼓和两面旗帜,开始教狗们新的把戏。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那三四百只狗召集到一起,排成长队,浩浩荡荡地来到静海县城。过往行人看到这支秩序井然蔚为壮观的队伍,无不惊诧至极,纷纷围上前来观看。来到人多热闹之处,吴沟生吹了一声口哨,狗们迅速像人一样站立起来,听他指挥,丝毫不乱。只要吴沟生一挥手中的红旗,喊一声“布阵”,那些狗就会排成两行整齐的队伍,像人一样直起身子,相对而视,做出两军对垒的阵势;他再挥动一下手中的白旗,喊一声“穿阵”,那两列狗便交穿而行,左旋右转,前进后退,井然有序;他一敲小鼓,喊一声“对战”那些狗就两个一组,搂抱着扭打在一起。只要他再敲小鼓,喊一声:“息兵”,随着第二遍鼓响,狗们便重新列为两队……一时间,观者如堵,喝彩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浪高过一浪。狗戏表演完毕,领队的两只狗便又直起身子,托着盘子,跟观众讨要赏钱。围观众人笑声一片,无不解囊……第一场狗戏就使吴沟生声名大振,收入也十分可观。
  
  从此,吴沟生就以耍狗戏为生,整日带着三四百只狗在闹市表演,十分受欢迎,因而被称为“狗王”。可他做梦也想不到,不久以后,自己竟因此惹上杀身大祸,并牵连到数十口无辜性命……
  
  这起大祸起因出在吴沟生家隔壁一个叫王二的无赖身上。这个王二生性好吃懒做,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不,他看到吴沟生耍狗戏十分受欢迎,得了许多钱财,所以就惦记上了。
  
  这天,王二趁吴沟生带着狗们上街耍狗戏时,撬开吴沟生的家门,想偷一些值钱的东西,可他翻箱倒柜折腾了大半天,除了满屋的灰尘之外,没找到半文钱。他哪里知道,吴沟生把所得的银钱全都花在了狗身上,有多少花多少,每天都所剩无几。王二气急败坏,在屋里一阵乱砸。临出门时,他忽然发现吴沟生的狗舍里蹲着四五只老狗,正扒着窗沿急切地向外张望,似乎在等着吴沟生归来——原来这是几只老得不能再动的狗,其中一只就是当年给吴沟生喂过奶的那只黄狗,被吴沟生尊为“狗娘”,照顾有加。吴沟生不忍心再让这些老狗跟着出去表演狗戏,便把它们留在家里养老。见了这几只狗,王二动了馋虫,心想找不到银钱,就吃几顿狗肉也好。于是他从地上抄起几只破布袋,扑过去就把几只老狗装了进去。回到家,王二大开杀戒,一会儿就把那几只狗放了血,随后剥皮剖腹,洗净后剁成大块,放进汤锅里煮了起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