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神奇的皮鞋

神奇的皮鞋

时间:2017-09-01 作者:未详 点击:

  1。鞋店遭抢劫
  
  英国伦敦。利物浦西街17号是老鞋匠威廉的青铜骑士鞋店。青铜骑士鞋店的店面并不大,鞋店里凌乱地堆放着皮革、辅料和各种手工制鞋所需的工具。在机制皮鞋大潮的冲击下,老威廉的手工皮鞋不仅显得样式落伍,在价格上也没什么市场竞争力。
  
  老威廉今年已经70岁了。他在40年前曾有过一个妻子,可是她却在嫁给他的半年后因车祸离世了。老威廉这些年也收过两个徒弟,但他们都因耐不住手工制鞋的清贫与劳累,半途中放弃了。
  
  要不是老朋友南克森阻拦,不幸的老威廉其实早在几年前就想退休了。南克森是皇家歌剧院的演员,他和老威廉同岁。南克森总是梦想着能成为皇家歌剧院里的一流演员,但他努力了一辈子,却只能在《奥赛罗》中演个二流角色——一名心怀叵测的大臣。这个角色在整出歌剧中的唱词不到30句,南克森却坚持演了几十年。
  
  《奥赛罗》在皇家歌剧院里一年只演三场,每次演出前的一个月,南克森都会到老威廉这里订制一双崭新的皮鞋。南克森告诉老威廉,他再演一场,就满整一百场戏了。这也将是他演出的最后一场戏,他决定演完就退休。那个在《奥赛罗》剧中演主角的梦,就让它在下辈子实现吧。
  
  老威廉如释重负地说道:“老伙计,我给你做完这最后一双皮鞋,就和你一起退休。咱们也该到夏威夷岛享受海滩的阳光去了!”
  
  这天晚上十点钟,老威廉将南克森订制的最后一双皮鞋做完,他仔细地为皮鞋打上鞋油。可还没等他把皮鞋放到鞋盒里,就听店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一个黑布罩面、手里握着手枪的劫匪闯进了鞋店。
  
  老威廉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哆嗦着嘴唇说道:“柜台上有钱,你都可以拿走!”
  
  那个蒙面劫匪亮晶晶的眸子一转,目光锁定那双崭新的皮鞋。他一把将皮鞋拿到手里:“42码,正合适!”说着便将它装到了鞋盒里。劫匪转身正要离开时,老威廉叫道:“这双鞋是我给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订制的,你不能拿走它!”
  
  蒙面劫匪见老威廉一副要扑上来的样子,他赶紧用手枪指着老威廉的鼻子,低吼道:“滚开!”
  
  劫匪手中的手枪又老又旧,很有可能是从废品堆里捡来的垃圾货。老威廉正犹豫着是否要冲上去,他的店门又一次打开了,身穿风衣的南克森迈步走了进来。
  
  南克森身高体壮,可他看到持枪的匪徒,也愣在了门口。老威廉一见南克森,不由得胆量陡增,他大喝一声:“抢下他手里的皮鞋!”
  
  两个老人对着劫匪直冲了过去,劫匪在慌乱中扣下了扳机,南克森大腿中枪,倒在了地上。趁着老威廉去救南克森的时候,蒙面劫匪抱着鞋盒子冲出了青铜骑士鞋店。
  
  深夜行凶的枪声引来了巡逻警察,伴随着尖利的警笛声,几名警察追着蒙面劫匪,直向伦敦河的方向跑去。
  
  劫匪的手枪虽然破旧,威力却不小,尽管子弹被南克森装在裤兜里的酒壶挡了一下,可子弹打在酒壶上的巨大力道还是震伤了他的大腿骨头和肌肉。看南克森走路一瘸一跛的样子,他最后一场的告别演出恐怕是要泡汤了。
  
  追捕蒙面劫匪的警察一直忙到了深夜,最后却空手而归,原因是那个劫匪抱着鞋盒跳进了伦敦河,潜水逃走了。
  
  老威廉想把南克森送到医院,可是南克森却说自己没事,坚决不肯去。老威廉没有办法,只得将南克森扶到自己的床上,然后找了几样消炎镇痛药,合着烈酒让他服下去。
  
  凌晨的时候,南克森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他望着老威廉说:“老伙计,你还能再给我做一双新皮鞋吗?”
  
  再有三天,就到了南克森最后演出的日子,可老威廉制作一双新皮鞋至少要用五天,很显然是来不及了。
  
  南克森瘸着一条腿下了地,他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遗憾:“最后一场演出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看样子,我只能穿着旧皮鞋上场了。”
  
  老威廉扶着南克森出门。他本想到街口给自己这个不得志的老友找一辆出租车,可就在这时,迎面踉跄着走来一个拎着酒瓶子的流浪汉。老威廉的目光突然黏在流浪汉的身上无法转移。原来,这个流浪汉的左脚上穿着一只破旧的耐克鞋,右脚上穿的那只竟是老威廉给南克森定做的新皮鞋!
  
  老威廉朝街头执勤的警察高声疾呼道:“抓住他!这个流浪汉就是昨晚的劫匪……”
  
  2。找寻独腿人
  
  两名警察冲上来,将宿醉未醒的流浪汉按倒在了马路边。流浪汉受了惊吓,他大声呼喊着,大嗓门震得老威廉和南克森的耳朵嗡嗡直响。
  
  这个流浪汉名叫杰瑞,他在警察的盘问下吐露实情:“我不是什么劫匪。这只皮鞋是我昨天晚上在伦敦河岸边捡来的!”
  
  怕警察不信,杰瑞领着四人来到了伦敦河岸边,果然,老威廉用来装鞋的鞋盒正孤零零被遗弃在河岸上。杰瑞将那只惹祸的皮鞋从脚上脱下来,狠狠摔到了地上。
  
  在确认了杰瑞不是劫匪后,警察便将他打发走。杰瑞自认倒霉,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开。此时,站在一旁的南克森听着杰瑞高亢的声音,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问道:“杰瑞,你对唱歌剧感兴趣吗?”
  
  杰瑞头也不回地往前疾走:“老子只对啤酒和面包感兴趣!”
  
  南克森瘸着一条腿费力追了上去:“只要你肯跟我学唱歌剧,你这一辈子就有吃不完的面包,喝不完的啤酒!”
  
  老威廉顾不得南克森奇怪的举止,而是从地上捡起那只皮鞋,然后又看着那只空鞋盒子。蒙面劫匪闯进了他的青铜骑士鞋店,不为钱财,而是只抢了一双皮鞋,很显然,这双皮鞋对他一定有很大的作用。劫匪抱着鞋盒一路逃到了伦敦河岸边潜水逃命,却丢弃了鞋盒和右脚那只鞋,他只要左脚的鞋有什么用呢?
  
  突然间,老威廉灵光一闪,他赶紧抱着鞋盒来到附近的警察局。他向警察询问附近街区是否有独腿人,可那个接待他的警察并不能给出回答。
  
  出了警察局后,老威廉独自一人来到附近的街区,逢人便问关于独腿人的事,也有好心人告诉了他几个独腿人的住址,可这些独腿人要么断的是左腿,要么就是鞋码不对。老威廉一直找到中午,仍没有半分收获。正当饥肠辘辘的他坐在街边长椅上准备吃三明治时,一个长发披肩的青年怀里抱着食品袋,从他面前急匆匆地走了过去。
  
  两人的视线无意中交错了一下,老威廉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得这双格外明亮的眼睛!就是他!昨天晚上抢劫他鞋店的就是这个长发披肩的青年!
  
  老威廉的精神立刻紧绷起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远远地跟在这个青年身后。两个人走过七八个街道,最后来到了一幢破败的公寓楼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