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无罪辩护

无罪辩护

时间:2017-02-23 作者:未详 点击:

  安德烈是一名大律师,年纪才四十出头,却一直保持着不败的记录。不管是什么官司,即使当事人罪大恶极,证据确凿,他也能打成无罪释放。他最擅长的是寻找合理疑点,施展迂回战术,维护当事人的最大利益。因为这样,他在业内的名声非常响亮,请他打官司的人数不胜数。
  
  这天,他去律师事务所上班,忽然助手兼女友珍妮走进来说:“外面有个叫杰克的男人,自称是邦德公司的CEO。他要求见你。”
  
  邦德公司可是全市最大的上市企业,其公司的女老板朱莉娅不但是杰克的老婆,而且还是全市首富,拥有家产上百亿。这个杰克突然造访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安德烈知道大案子来了,赶紧整了整衣服坐到了软皮靠背椅上。
  
  一会儿,杰克被珍妮带了进来。安德烈抬头一看,对方皮肤白净,长相英俊,年龄只有二十多岁,一看像是个吃软饭的。这也难怪,在外面,谁都知道杰克是个小白脸,几年前是靠跟朱莉娅结婚才发达的。
  
  杰克见到安德烈,马上扑上来握住他的手,情绪激动地说:“安德烈律师,有人要告我谋杀,你一定要帮帮我。”
  
  对于命案,安德烈接过不少,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他习惯性地打开桌前的微型录音机,然后把杰克按到座位上说:“你不要紧张,坐下来慢慢讲,看我能不能帮你。”
  
  杰克梳理了一下思绪,低下头语气哀伤地说:“事情是这样的,三个小时前,我约老婆朱莉娅去卡查湖看白天鹅,结果朱莉娅不小心失足掉下水去。事发后,我急忙跑到马路上找人帮忙。然而,等我带人回来时,可怜的朱莉娅已经淹死了。这本来是场意外,可是我老婆前夫的儿子山姆偏说是我谋杀了他妈妈……”
  
  杰克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闪烁,两只手不停地摆弄着胸前的领带。安德烈注意到这一点,马上猜到杰克是在说谎。因为心理学上讲过,通常说谎的人,会不由自主地做些小动作来掩饰自己的谎话。安德烈马上敲击桌子打断杰克的话说道:“老兄,你就不要再隐瞒了,三个小时前也就是早上七点,卡查湖在郊区二十里外,你这么早约朱莉娅去那么远的地方看白天鹅,说出来谁会相信?如果想我帮你,你必须告诉我真相。你放心,我们律师是讲究职业操守的,即使你真的杀了人,我一样会帮你保守秘密,绝不会向第三人提起。否则,我要承担非常严重的后果。”
  
  杰克见瞒不过人家,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五年前,杰克是一名普通的小演员,因为接拍了一部很感人的爱情电影,以出色的演技,俊美的外表,一举搏得了观众的喜爱。从此一夜成名,红遍全国。那时邦德公司的女老板朱莉娅正好跟丈夫离婚,,感情处于空窗期,看完影片后,马上对杰克着了迷。为了得到这个男人,她亲自找到杰克家里,开出两千万的支票,要求杰克跟她结婚。她还表示,如果杰克答应了她的要求,会安排他做集团的CEO,等将来时机成熟,她会退出幕后,将公司交给他管理。
  
  在利益的驱使下,杰克动摇了。他考虑到自己即使拍十年的电影,也赚不到朱莉娅那么多钱,现在面前摆着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他怎么能放过呢?于是,他跟朱莉娅签订了一份婚前协议,然后净身入户,住进了朱莉娅家。
  
  然而,转眼五年过去了,朱莉娅不但没有兑现诺言把公司交给杰克管理,并且也不跟杰克生孩子。每次杰克提出要孩子,朱莉娅都以年龄太大,不宜怀孕为由拒绝了。
  
  事实上,朱莉娅的年纪比杰克大二十多岁,加上之前跟前夫艾伦特生过一个儿子,自然不愿意再孕了。
  
  至于朱莉娜的前夫艾伦特,现任职业是一名警察,当年和朱莉娅结婚也跟杰克一样,属于金钱交易。可是婚后二十年来,他一直过得很憋屈。不但在人前抬不起头,而且连儿子也要跟着朱莉娅姓。最后终于忍受不了,跟朱莉娅提出了离婚。
  
  夫妻离婚后,他们的儿子山姆自然归属朱莉娅。一直以来,山姆都十分讨厌杰克,觉得他没有男人的骨气,没事就会在外人面前说杰克的坏话。就在前天,他还特意跑到杰克的办公室,得意洋洋地对他说:“你不是想得到公司的管理权吗?实话告诉你吧,我妈妈说了,她要把公司交给我,你呢,只能做那个小小的CEO了。”
  
  杰克听到这话,顿时怒火四起。他没想到陪了那个老妖婆这么多年,最后却得到这么少的回报。当天,他拿着那份婚前协议找到朱莉娅,威胁她说:“听说你要把公司交给你儿子,别忘了当初我们的约定,如果你不把公司交给我管理,我就拿这份合约去法庭告你。”
  
  朱莉娅却并不害怕,冷笑着对他说:“别忘了,这份协议是婚前签订的,而且当时除了我们,没有第三人在场,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你拿到法庭也是没用的。”
  
  尽管杰克读了不少书,可却是个法律白痴。他见被朱莉娅耍了,差点气了个半死。
  
  事后,他暗生杀心,认为只要朱莉娅一死,公司的管理大权就会直接落到他的手里。于是,他假借约朱莉娅看白天鹅为名,将她骗到了湖边……
  
  讲到这里,杰克长叹了一声,将手卷成拳头状不停地捶打脑袋说:“我的确有杀她的想法,但夫妻一场,我哪里下得了手?可是谁会想到,我不杀她,她却因为我而死。”
  
  安德烈吃惊地问:“那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杰克闭下眼睛流出两行热泪,面色沉痛地说:“我们在湖边讨论公司管理权的问题,聊得很不愉快。我见她仍然不肯答应把公司交给我,就扔下‘离婚’两个字转身走了。不料,她跟在后面紧紧地追赶,可能是湖畔的石板上有青苔,她不小心滑了一跤。我曾经伸出手去拉过她,可她还是一头栽进湖里去了。谁都知道我跟她都不会水,如果贸然下水,只会多了一个淹死鬼。没办法,我只好去找人来帮忙。谁知,等我带人赶来,她已经没救了。后来,我打电话报了警,并通知了山姆。山姆一来,就说我为了谋夺公司的管理权害死了他妈妈,还说要告我。我是清白的,当然不想坐牢了。听说你打官司很有一手,就来找你了。”
  
  安德烈从杰克的话里并没有听出什么破绽,尤其是他刚才那两行眼泪,真可谓是真情流露。他沉思了一下,询问案发时现场有没有第三者?杰克摇了摇头说:“应该没有目击者。”
  
  安德烈这才点了点头说:“这个官司可以打,我愿意做你的辩护律师。”
  
  杰克见安德烈接下了官司,顿时喜出望外,交了辩护费,起身离开了事务所。本来他以为一切都一帆风顺,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在回去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巷,突然一个衣服破旧的流浪汉从后面蹿上来,一把揪住他的胳膊说:“哥们,给我点钱花花吧。”
  
  “我凭什么给你钱?”杰克闻到流浪汉身上散发着一股酸臭味,极其厌恶地用手扇了扇鼻子。
  
  流浪汉咧着嘴巴,露出一排大龅牙,笑嘻嘻地说:“别忘了你早上干过什么,要我替你保密的话,给我一万美元。”
  
  杰克大吃了一惊,仔细回想案发时的情形,由于天刚发亮,周围除了他们,根本看不到其他人,这个流浪汉是怎么冒出来的?尽管他不知道乞丐说的是真是假,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票子,狠狠地扔到流浪汉的面前说:“赶紧拿着这笔钱给我滚蛋,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否则,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