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cc亚洲888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www.dafa888.com真钱娱乐场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诱局

诱局

时间:2015-05-09 作者:未详 点击:

  根据哈兰·科本小说改编。哈兰·科本(1962—),美国作家,作品以悬疑曲折见长,代表作有《死亡拼图》、《天使的隐私》等。
  
  冒名顶替
  
  哈丁警长在新泽西警察局工作。这天,一个少妇走进警察局报案,说她的丈夫失踪了。
  
  少妇身材苗条,穿着考究,她焦急地告诉哈丁警长,自己名叫詹妮弗,和新婚的丈夫爱德华刚刚搬来这里,爱德华是个跨国贸易商。两天前,爱德华开着新买的奔驰车出门,然后就不明不白地失踪了。
  
  哈丁警长做着记录,还问詹妮弗要了一张爱德华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金发的英俊男子。最后,哈丁警长对詹妮弗说:“太太,我们要做些核查,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詹妮弗离开警察局,开车回家。她把车停在家门口,下车去开门,却发现屋门是开着的。好奇怪啊!她轻轻推开门,走进屋子,突然,她听见另一个房间里传来脚步声,难道家里进了小偷吗?
  
  “亲爱的,是你吗?”一个男人走进客厅,对着詹妮弗微笑,“嗨,甜心,你跑哪里去了?”男人大概六英尺高,一头黑发,长相普通。詹妮弗一头雾水,她以前从没见过这个男人,于是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
  
  男人一脸困惑地说:“亲爱的,你是不是在开玩笑?难道你还在生我的气?”詹妮弗决定报警,她走向电话,突然,她惊讶地看到电话机旁边摆放着一个银色的钥匙扣,那是她丈夫爱德华随身携带的钥匙扣!詹妮弗猛地转过身,问男人:“你从哪里弄到这钥匙扣的?”
  
  男人疲倦地说:“亲爱的,你玩够了吧?能不能消停一下,别再假装不认识你自己的丈夫了。”
  
  丈夫?不,这个男人绝不是爱德华,詹妮弗扔下钥匙扣,冲向外面,那个冒名顶替者跟在身后。詹妮弗走向车库,想逃离这个男人。她向车库里望了一眼,感觉脑子里轰的一声—车库里停着一辆崭新的蓝色奔驰车,车牌是“新泽西AYB783”,那正是爱德华的车!
  
  詹妮弗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男人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清楚你打算耍什么花招,但你必须告诉我—你是怎么弄到他的车子的?”
  
  男人疑惑地问:“谁的车?”
  
  “爱德华的!”
  
  男人摇着头说:“这是我的车,我就是爱德华!亲爱的,你吓到我了。”詹妮弗颤抖着说:“我要报警!”男人摇了摇头,看起来是放弃争辩了,他说:“好吧,打电话报警吧。也许警察能告诉我,是什么外星人搞乱了我妻子的脑子。”
  
  詹妮弗大步走回家,拿起话筒打到警察局,要求接通哈丁警长。听到话筒里传来哈丁警长的声音,詹妮弗忙说:“警长,还记得我吗?我上午来报过失踪案。有一个陌生人闯入我家,宣称他是我的丈夫爱德华。他有爱德华的钥匙和爱德华的汽车,他现在就站在我面前。”
  
  电话那头,哈丁警长沉默了一下,说:“我马上过来。”
  
  挂上电话,詹妮弗看了一眼男人,她本以为自己一报警,这男人就会吓得逃跑,没想到他反而悠闲地坐在了沙发上。见詹妮弗挂了电话,男人说:“放松点,亲爱的,希望警察能帮到你,我知道这次搬家给你很大压力,但是—”
  
  在男人唠叨的同时,詹妮弗想到一件事,二楼的卧室床头柜上摆放了一样东西—她和爱德华的结婚照!那张照片能证明眼前这个男人是个冒牌货。想到此,詹妮弗努力对男人摆出笑脸,说:“我要上楼去几分钟。”
  
  詹妮弗走上楼梯时两条腿软绵绵的,她暗想:难道这男人是个逃出来的精神病人?也许他偷走了爱德华的钱包。她踮起脚轻轻地走向卧室,来到床头柜前,拿起那个熟悉的银色相框,只看了一眼,她的心就沉入了谷底—照片里,自己穿着白色蕾丝婚纱,站在身旁的男子挂着灿烂的笑容,这男子分明就是那个冒名顶替者!
  
  偷天换日
  
  詹妮弗倒吸一口凉气,扔下相框。男人听见相框落地的声响,上楼走进了卧室,跟在他身后的是刚刚赶到的哈丁警长。詹妮弗忙把事情经过对警长说了一遍,哈丁警长转身问那个男人:“之前的两个小时,你都在哪里?”
  
  男人叹了口气说:“我就在这儿整理物品呀,我们刚刚从外地搬来。今天早上,我俩发生了小小的争执,但我以为事情早就结束了。”说着他走向那个被摔得四分五裂的相框,“这是我们的结婚照。”
  
  哈丁警长认真地审视着照片,詹妮弗忍不住喊道:“他一定动过手脚,这照片是假的!”
  
  男人上前一步,用温和的语调对詹妮弗说:“亲爱的,你必须面对事实。我难道伪造了所有这些身份证件?”说着,他递给哈丁警长一个钱包—詹妮弗认出,那正是爱德华生日时,自己送给他的钱包。钱包里有三张证件,所有证件上都写着爱德华的名字,所有证件上都是这个神秘男子的照片。
  
  詹妮弗觉得自己要晕倒了,突然,她想起一件事,上午报案时,自己给过哈丁警长一张爱德华的照片,于是她忙对警长说了这事。警长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詹妮弗一看,立马惊呆了,照片里分明也是这个冒名顶替者!
  
  这时,哈丁警长说话了:“太太,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是个被惯坏了的姑娘,老实说,我不欣赏你为这点小事就动用警力的做法。”说完,哈丁警长把照片抛到床上,大步走了出去。
  
  詹妮弗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她把自己关进房间,不管怎么说,她绝不相信这个人是爱德华,也许哈丁警长被人收买了……到底怎样才能揭穿这个冒牌货呢?詹妮弗想起一个人—爱德华的婶婶罗丝。
  
  罗丝是爱德华唯一在世的亲属。老太太七十多岁了,和詹妮弗的关系不太好,老太太总觉得她是为了钱才和爱德华在一起的,但是老太太比任何人都更了解爱德华,光靠声音就能知道这男人是个冒牌货。詹妮弗想到这里,立刻伸手拿起床边的电话,拨了罗丝的号码。有人接起了电话:“谁啊?”
  
  “罗丝,你好。”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